新顶点小说 > 穿越历史 > 镇国少公子 > 第一章 镇国公子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天空一片苍黄,大地滚滚风沙。

    一队骑兵护着一个青衫少年在荒凉的大漠上拍马急驰。

    一声声嘶哑的叫喝声,啪啪啪的马鞭打马声,急速的马蹄声,以及掀起来的一道滚滚的沙尘,似乎一下子让这个荒凉孤寂的大漠显得热闹了起来。

    沙地上,那些稀稀拉拉的沙草丛中,藏身其中的一些小动物都被惊了出来,红头蚂蚁、蝎子、沙蛇、沙蜥、子午鼠等等,偶尔还会有几只大型驼鸟被惊得扑出,一顿没头没脑的胡冲乱撞,然后一头撞到沙堆上去,头埋在沙子里,屁股朝天。

    这一队骑兵,人人脸上带着急色,神态悲愤,红着的眼中还隐有哀色。

    但无一例外,他们都已经是一身沙尘,脸上似抹了一层粉尘,个别人的脸颊上,都有两行似是流了泪而留下来的痕迹。

    “吁!吁吁……”

    这时,队伍中,一员身披黑甲头戴铁盔的军将,突然一下子抢前,然后在队伍的前方勒马,张大嘴唇干裂的大嘴,喝道:“停!休息一刻钟,喝水,吃东西,还有喂马!”

    这个军将,年约四十,古铜色的脸上一脸虬髯,他的眉毛很浓密,配上他那对瞪圆的大眼,自有一股不怒而威的威势。

    这队骑兵并不多,约五十骑左右,这个军将是这队骑兵的统将,在这些骑兵当中,他似极有威严。

    随着他的命令,这队骑兵令行禁止,一阵呼喝,纷纷的停了下来。

    唯有那个青衫少年,明显是骑术不精,手慌脚乱的想要勒停战马,可战马不停,继续冲了出去,还差点撞到了在他前面的一个骑兵的战马上去。

    就在他惊叫着勒马避过,身体却歪歪扭扭的就要从马背上摔下来时,那军将一探手,拉住了青衫少年的战马。

    “公子请小心,可别摔坏了你这娇贵的身躯。”这个军将的动作似恭敬,可是这话说得有点夹枪带棒,且他的眼神,还真的有一种掩饰不住的失望嘲弄。

    “程鹏!你、你肯定是故意的!”

    青衫少年有些手忙脚乱的从高大的战马上滑了下来,气恼的指着这个军将道:“停下休息就停下休息,为什么不早说?非要搞突然袭击?”

    “公子说的没错,末将就是故意的。”青衫公子口中的程鹏斜着眼说道。

    “呃……”这个青衫少年似没想到他会如此理直气壮的承认,顿时发作不出来。

    “算!本公子不跟你一般见识!”青衫少年悻悻然的从所骑的战马背上拿起一个水囊,拧开了盖子,可是把水囊倒着拿到了半天高,都没有一滴水滴下。他一把将水囊扔掉,对军将伸手道:“我的水囊没水了,把你的给我。”

    程鹏把脸转过一边去,望向远方,眼神落寞:“公子,你扔掉的那只水囊,便是末将的。”

    “啊?是吗?”青衫少年这刻倒似有点不好意思了,抓抓头,转头望向别的骑兵。

    “公子,别看我,小的水囊在上午的时候就让你喝光了。”一个被青衫少年看上的骑兵,有点无辜的样子。

    “公子,咱们进入这片大漠三天了,头一天,你不仅仅喝光了三个水囊的水,还浪费了三个水囊的水来洗手,另外清洗干粮食物你又浪费了三个水囊。第二天,你倒是省下了三个水囊,洗手洗干粮只用了三个水囊,但却喝光了五个水囊。今天呢,你倒不洗手以及清洗食物了,可你却喝了六个水囊的水……”另一个骑兵板着手指算着道。

    “停!不用说了,大不了本公子不喝水了。”青衫少年还真的有些脸红了,这五十来人,每人一只水囊,个别人多带了一两个,可是,自己一个人就用了这支队伍近半的水。

    “对了,程鹏,现在快天黑了,离下一个落脚点或兵驿站还有多远?”青衫少年转而对那军将问。

    “还有水的,分来大家各自喝一点,给公子一些。”程鹏没看青衫少年,而是对一众骑兵说道:“这里已经到了沙草滩,再往北约二十里,便是赤居里兵驿站,在那里应该能够获得补给。然后再往北两百里,就能够达我们的目的地,如今大夏百胜镇国军收拢军马的天龙城。”

    “收拢败军就是收拢败军……还百胜镇国军……”青衫少年见程鹏没看自己,嘟噜了一句。

    “你说什么!”程鹏突然如一只被激怒的雄狮,红着眼须发怒张的盯着青衫少年。

    “啥?我没说啥啊……我是说,终于到了,这才五、六天,居然就行走了五千里的路程,这真的日行千里啊!这可是一个壮举!历害了,只可怜本公子的屁股都颠开花了……”青衫少年赶紧退离程鹏远一些,摸着屁股装可怜的道。

    “你、你你……气煞我也!”程鹏指着青衫少年气极的道:“镇国军是你爹镇国公如你这般大的时候亲自打造出来的,百战百胜无敌于天下的雄师!当年随先帝征战天下,威慑四方,定鼎中土大夏立国的功勋之师!无上荣光!谁都可以说败军,但你作为镇国公之子,镇国少公子,绝对不可以说败军!因为,从镇国公阵亡的那一刻起,你,便是这支镇国军的主子,主帅!如今,你爹尸骨未寒,等着你这个儿子前往为他收敛尸骨下葬,区区数天奔波,你竟叫苦连天?你、你不当人子!”

    青衫少年见程鹏是真的怒了,他赶紧举起双手道:“我、我错了,我不苦,真的一点都不苦,内个,我就是随口一说,程将军你也别上纲上线啊……”

    “你、你……唉……想镇国公何等英雄!怎么会生了你这么的一个儿子呢?简直就是吝不啬啊。你说,你文不成武不就的,如今的你,又如何能够统领镇国军呢?罢了罢了……莫非,咱们大夏就仅仅只有这短短二十年的国运?”程鹏忽然有些灰心丧气起来,慢腾腾的下了马,走到马前,抚着马头,神色更落寞了。

    这个时候,别的骑兵虽然不敢像程鹏这般直斥青衫少年,可是,一个个也都有些红着眼的瞪着少年,眼内有怒火,也有怒其不争的哀伤。

    青衫少年似没敢看众人的眼光,低着头,默默的走向一旁坐到沙地上,掏出了一块黑乎乎的干肉,默默的撕咬起来。

    没有人注意到,青衫少年这刻其实是一脸郁闷的。

    大夏镇国公叶荣之只有一个独子叶子骞,当初叶荣之取名时,是希望自己的这个儿子可以继承自己的荣光,禺意其子高高飞起的意思。

    可是,叶子骞出生后不久,母亲便病逝了,叶荣之本人也一直统军在外为大夏镇守四方。叶荣之根本就没能好好的教养这个儿子,叶子骞还是小姨带大的。

    镇国公府就只有这么一个小公子,那自然是万千宠爱集一身啊,自小就娇生惯养,小姨更是一个扶侄魔,把他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口里怕化了。

    所以,叶子骞在大夏京城,那真的是可以横着来走啊。反正,平时调皮捣蛋,不学无术是肯定的了,名声在京城,真说不上好。

    当然,其实也没有什么的坏名声,像那些什么横行无忌、欺男霸女等等的恶事倒没有。毕竟,叶子骞现在才十六岁,这么一个青涩少年,也干不了什么的坏事。

    可如果就任由那般发展下去,在一众奉承巴结的狐朋狗友的影响之下,以后怕早晚会向纨绔子弟的方向发展,早晚会成为夏京一恶,干点欺男霸女的事儿,也不算是奇怪的事。

    但就在镇国公叶荣之阵亡之后的那些天,叶子骞也死了。就是约七、八天前吧。

    准确一点,现在是大夏建德21年5月1日,亦是大夏天成元年5月1日。

    4月18日,镇国公叶荣之率二十万大夏镇国军于大夏北疆关山迎击来犯的北燕国三十万大军,两军麈战,突然,侧后杀出一支军马,另一侧亦杀出一支大漠草原的异族骑军,三面夹攻。镇国公战死,镇国军大败,敌国大军乘胜杀进大夏北方,烧杀劫掠,血染三千里。

    三天后,消息才传回夏京,举国震动,满朝哀嚎。大夏百姓,悲愤彷徨,仿如天都蹋下来了。

    镇国公阵亡后第五天,也就是朝廷收到了镇国公阵亡的消息后的第二天,叶子骞就死了。

    现在的叶子骞,其实已经是换成了一个来自地球的灵魂。

    当然,这事没有人知道,因为,叶子骞是中毒身亡的,当时,包括了叶子骞的小姨,也都只以为这个外侄儿是因为爹爹阵亡悲伤过度而病了。

    而现在的叶子骞,他其实都没有完全弄清楚什么的状况,就被那个美丽温柔的小姨连哄带骗的,被这个程鹏带着一路北上,直到今天。

    作为一个现代人,什么时候骑过马?叶子骞能不叫苦?他能连续数天骑马,还在炎热的大漠中奔驰了三天,这都还能坚持,已经算他厉害了。

    当然,他也不是只叫苦,其实也正在积极的了解状况。

    这莫名其妙的就穿越了,也总得要有一个了解适应的过程啊。

    至于对那哎呀老爹镇国公以及镇国军什么的,叶子骞还真的是没有什么的感觉的,完全体会不到程鹏所说的什么英雄、荣光。

    完全没有代入感啊,这非要要说有感觉的,还是对那个漂亮温柔的小姨更有感觉……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