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穿越历史 > 镇国少公子 > 第十七章 冲阵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骑兵攻杀,是速度、力量、勇气、武技等几个方面的结合,就算是一般的骑兵,在高速冲杀的时候,也都可以迸发出极强的攻击力。

    同为精锐的士兵,精锐骑兵的攻击力自然要比精锐步兵更强,就等于是1+1=2甚至是等于3。在战马冲锋的攻击力加成的情况之下,一击就能将步兵击飞、击杀。

    如果一旦被形成了冲击阵势的骑兵的攻击围杀,这就等于是陷进了一个陷阱,难以抽身,只能是不停的应付招架着有如车轮战一般的不停攻击。

    孙尚香现在就面临着这样困难凶险的局面,陷入了这样无休止的攻杀,迫使得只能把雌雄双剑舞得水泼不进,格挡下四面八方的攻击,一时还真的很难脱困,如果一直如此下去,待到她的体力耐力还有内力都消耗完了之后,她就真的有可能饮恨于此。

    ……

    事实上,孙尚香她本人是无比茫然的,她前一刻,还处于滚滚的长江之中。

    没错!她投江了!

    她在投江之前,她还自刎了。

    那一刻,她的内心里真的是万念俱灰,伤怀哀怨、无比绝望。

    她已经不知道自己活在世上还有什么的意义,她拼尽了全力,只为了心中那一份最真挚热的爱。

    她一直都认为,自己是一个勇敢的人,只要认定了,那么就会无怨无悔的向前冲,用自己最真至诚去感动他,用自己的付出去获得他的回应。

    可她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他明明也是喜欢自己的。

    她也不明白,自己最亲最爱最敬的哥哥,最痛爱她的哥哥,非要让她嫁给一个大自己三十来岁的男人,哪怕她对这个男人也有些敬佩,可那只是敬佩,不是爱。她爱的,是那一身是胆长板坡七进七出的赵子龙!

    可为何一身是胆的赵子龙,面对自己就总是无动于衷呢?在自己的爱面前,他为何就胆怯了呢?

    她不相信赵子龙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死在他的面前,所以,她在自刎之时,哪怕已经是无比绝望,但心底里还是有着一分期待,于是就留了一分力。

    可是,她并没有等来他的解救,她终于死心的闭目,深韵水性在水中就如游鱼的她,任由江水淹没了自己。

    就在她慢慢失去最后的意识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把声音在叫唤着她的名字,然后她就感到自己被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吸引进了一个散发着亮光的棱形空间之内,但她在这个棱形空间内逗留的时间很短,感觉就是一息之间的事。当她一睁眼,就惊讶的看到,眼前竟然是一片无垠的大漠。

    这的确太诡异了,让她惊骇莫名。自己明明身处滚滚的长江,一眨眼就到了这个完全陌生的大漠?

    内心的惊奇,让她一时忘了心内的悲绝。

    回过神后,她隐隐的感应到脑海中有一个叫叶子骞的人在呼唤着自己。

    叶子骞?这家伙是谁?自己又不认识他,管他干什么?

    孙尚香还真的没有遵循那种隐隐约约的感应去寻找叶子骞,她打量了一下四周,便随便向一个方向漫无目的的走着。

    不一会,就碰到了十多二十个骑兵,她吃了一惊,这些骑兵并非是她所熟知的骑兵。不是刘备的骑兵也不是自己的东吴骑兵,更不是曹操的骑兵。大漠?莫非是大漠中的异族骑兵?在大汉,她也知道有一个西北大漠,大漠有中有匈奴、鲜卑等异族骑兵出没,常劫掠大汉。

    那些骑兵也发现了她,这一见到她,就似是野兽看到了猎物,呼啦一声鬼叫着就向她围了过来。

    这些骑兵见她是一个孤身女子,并且还是这么一个如此美丽的女子,顿时就起了色心,他们围过来,就是想抓住孙尚香。

    可孙尚香是谁?

    面对这些出言不逊,满口污移的骑兵,她一怒,就先动了手。

    但孙尚香毕竟不是一个嗜杀的人。尤其是在这不明情况的环境当中,她的心里也只是想着干脆就先将他们制服,然后向他们逼问情况。

    所谓艺高人胆大,孙尚香有这样的自信可以解决得了这十多二十个骑兵。

    但那些骑兵见她动了手打倒了自己的人,立时就怒了,纷纷拿起了兵器就向她发起了攻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从远处驰来了一百多骑兵。这些突然从远处驰来的骑兵,跟那十多二十个骑兵是一伙的,他们看到自己的人居然被这一个女人击倒了不少,就一下子围了过来。

    就如此,孙尚香就莫名的被围困住了,在这个时候,她不再留手,也击杀了好些骑兵,但也依然是双拳难敌四手,不得不小心应付着这么多骑兵的轮流围攻的车轮战。

    可以想象。

    这些北燕骑兵围着她不停的攻杀,这样的攻击,是连绵不断的,根本就不会给她反击的机会,刀枪剑戟如雨点一般杀向她,她也只能苦苦招架。这也让她空有一身武艺,这时也难以施展。

    一个武将,最重要的是什么?应该说就是内力。

    运转内力,可以迸发出强大的攻击力。可是,内力不是无穷无尽的,一旦消耗完内力,那就只能是等死了。

    孙尚香可以爆发出攻大的攻击力,把个别冲杀向她的骑兵击杀,可这又如何?杀得了一个杀不了两个。

    她也尝试过夺取对方的战马,可尝试了两三次后,也不得不放弃了。因为夺取战马,必须要运用内力,爆发更强的攻击力,会消耗大量内力。

    如果成功夺得战马,还有可能依靠战马冲击杀出重围。可这些骑兵明显是防着她这么干,一旦看到她要夺战马,那些不停向她冲杀的骑兵也会转而先杀死她要夺取的战马,让她依然还是只能在地面游走,不停的闪避围杀他的骑兵。

    孙尚香自然不是站定定的迎接北燕骑兵的攻击,她没那么笨,而是一直在游走着。

    但是,靠人的双腿肯定是跑不过四条腿的战马,所以,无论她如何游走,如何冲突,都始终置身于北燕骑兵的围攻之中。

    就在她的体力内力不停的被消耗,在她暗暗叫苦的时候,就听到了叶子骞的叫喊。

    叶子骞?是那个在自己脑海中呼唤自己的叶子骞?

    孙尚香心里不禁一喜,她早前的确是并不太在意什么的叶子骞,也的确没有生出要前往寻找叶子骞的念头。可在她苦战难以脱身的时候,这个人主动前来找他,这还是让她有一丝感动的。

    她不禁抽空望过去,恰好看到叶子骞策马向她冲杀过来。

    但是,这个叶子骞看上去有点弱啊,差点被一个敌人骑兵一刀劈杀了,杀得叶子骞手忙脚乱的有些狼狈。

    倒是在叶子骞前面冲杀的那个女将让她眼前一亮,那一双雪亮的长刀,挥舞起来既好看又厉害,一刀砍出便能斩杀劈飞一个敌骑。

    这刻,叶子骞还真的有些狼狈,特么的有些草率了,见到孙尚香,心里一热,就想独自向她冲杀过去救下她。如果能以一种无敌的姿势出现在孙尚香的面前,这多少都可以增加印象分嘛。

    可叶子骞高估了自己的实力。

    他一冲,就等若脱离了扈三娘为他杀出来的安全空间。顿时就面临更多的北燕骑兵的攻击。

    骑军的战斗,那是一直在运动着的,并且速度很快,从外面看来,或许还能一目了解,就是一群骑兵在团团转的攻杀,杀得沙尘滚滚。

    可如果是身在其中,就会发现,这一下子就难分东南西北,看着四周团团转的骑兵,会有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在那激溅起来的沙尘当中,顿失方向。

    这刻叶子骞冲杀受阻,一下子就陷入了被围杀的危险当中。

    这也是叶子骞没有骑兵冲阵的经验的问题。

    在冲击敌军大阵的时候,这必须得要有一个强力的武将在前面凿开敌阵,杀出一个缺口,冲出一条血路。同时,这个强力武将的身后的士兵,也必须要紧紧的跟随,沿着前面杀出的血路冲杀,这不仅仅是要保护前方大将的身后,也是对他们的一种保护,如果他们一旦跟不上,或是独自冲杀向侧旁,那就等于是找死,除非他也有那样强大的武力,可以再冲杀出一条血路来。

    看看为叶子骞带路来的那个镇国军的骑兵,他就是一个有着丰富战场撕杀骑兵的老兵,他此时,就紧紧的跟着扈三娘,并没有像叶子骞这样突然杀向侧旁。

    “少公子!”

    那个镇国军骑兵自然发现了叶子骞的动作,可是已经阻拦不及了。

    “叶子骞,你这个傻瓜!”扈三娘也发现了,可是她已经冲杀到了前面去了,这引得她不由气恼的骂了一声。

    冲阵的时候,是不能停的,这一停,扈三娘也等于和那孙尚香一样,会陷入敌兵的团团围攻。

    不过,扈三娘也极为冷静,她看到了离孙尚香已经不远了,当下灵机一动,跟着大声叫道:“孙尚香!别挣扎!”

    扈三娘叫着的时候,右手刀交到了左手,然后一甩手,一道红影就飞了出去。

    这是她的红棉套索,套索在空中如长了眼睛一般,一下子就套住了在前方约十多二二步处,正遭受到骑兵不停攻击的孙尚香的身上。

    “起!”扈三娘娇喝一声,孙尚香就被扈三娘的红棉套索给带了起来。

    因为扈三娘的喊话在前,孙尚香真的没有挣扎,这被带了起来后,刚好避过了那些攻击她的骑兵的攻杀。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