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青漆的房门紧闭,也没有窗,丝毫看不出屋里的动静。

    唐小白盯着房门看了许久,直看得守在门口的两名衙役浑身不自在,终于憋不住敲门低低说了一句。

    没过多久,门开了,走出一名身着青绿色官服的年轻官员。

    “唐二小姐。”年轻官员拢袖作揖,面容斯文端正,举止彬彬有礼。

    唐小白还不太懂这里的礼节,便学着对方也作了个揖,道:“是薛县尉?”

    官员莞尔点头,看她的目光满是和善。

    唐小白便胆气壮了一些,往屋里看了看,问:“薛县尉还没问完?”

    薛县尉犹豫了一下,笑得有点小心:“还有几句就好。”

    他虽然是个官,却也不敢在燕国公府逞能,眼前的唐二小姐尽管还是个孩子,可要一个不高兴将他撵出去,他也无可奈何。

    小姑娘乌亮的眸子闪了闪,忽然朝他笑了起来,梨涡浅浅,甜得不行:“快到午时了,薛县尉饿了吧?不如吃了饭再问?”

    薛县尉心中一暖,含笑点头:“那薛某便却之不恭了。”

    谁能拒绝一个小姑娘如此合情合理、体贴善良的请求?何况唐二小姐就算不合情不合理、不体贴不善良,他也拒绝不了。

    ……

    被审问了近一个时辰的小少年脸色似乎又苍白了一些,甚至还隐隐泛青,看得唐小白一阵心疼。

    这孩子的命也太不好了,谁都要来欺负他一下。

    “他们没有为难你吧?”一边问一边打量少年。

    好在除了脸色不太好,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损伤。

    “奴只是人证,不是嫌犯,薛县尉怎么会为难奴?”少年语气平静,也没有被问得心神不宁的样子。

    唐小白品了品这话,小声问:“薛县尉没有为难你,那还有一个人呢?”

    刚才在屋里问话的有两个人,一个是薛县尉,还有一个不知道是谁,虽然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可眼神看起来比薛县尉有攻击性多了。

    而且刚刚薛县尉出来见她的时候,另一个人却还留屋里,仿佛他才是主审的那个。

    少年定定看着她,目光莫可名状。

    唐小白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

    “那是万年县的不良帅姚合,”少年道,“姚帅大约缉审盗贼的经验太过丰富,有些分不清人证还是嫌犯。”

    唐小白意外地看了他一眼。

    可以啊少年,告状还告得挺含蓄。

    “都问了什么?”

    “询问昨日遇到刺客的经过。”

    “这能问半个时辰?”

    “姚帅问得极为细致,但似乎记性欠佳,即便拿着笔录,也常将一个问题重复询问,因此耽搁了比较久。”

    唐小白听得心中一动。

    重复问?这哪是记性不好?是反复询问寻找漏洞呢!

    不行!不能让他们盯着秦宵。

    别的先不说,万一把秦宵的身世给盯出来了怎么办?秦家可是当今皇帝亲自下旨满门抄斩的!

    “你听我说!”唐小白往门口瞄了一眼,时间有点紧张,“那个刺客本来就失血过多,你不打他,他也要晕了,否则你一个小孩子,哪来那么大力气把人打晕?”

    少年惊讶地看着她。

    小姑娘一双圆圆的眸子灼灼发亮:“你记住我说的话就行!”

    少年缓缓点头。

    “而且当时他正跟我说话,没有注意到你,你才有机会从背后下手!还有——”她忽然凑近,几乎与他前额相抵。

    少年不适地朝后退了一点,看到她近在咫尺的双眸似宝石般流光溢彩,

    “你在角门看到我的时候,我也看到你了……”

    少年目光缩了缩。

    她弯眸一笑。

    “我为了引起你的注意,扯下袖口的珠子丢在地上,你有没有看到?”她低头,从轻软烟罗织成的袖口扯下一只小指头大小的珍珠,举到秦宵面前,“你看,就是这样的!”

    少年看着珠子,眸光明明灭灭,没有回答。

    唐小白抿唇一笑,拉起他的手,将珠子塞进他手里,按着他的手指合上。

    “你会发现我,一定是捡到了我的珠子……缀在袖口的珠子很容易掉,如果他们来问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掉了几颗……”

    ……

    确认秦宵理解了她的意思后,唐小白脚步轻快地出了西偏院,准备回自己住处吃饭——

    虽然她拎着食盒来找秦宵,可也没有要跟他一起吃饭的意思。

    毕竟有着身份差距,一起吃饭也是大可不必。

    刚走了几步,就听见身后有人喊了一声:“唐二小姐——”

    回头一看,见一人靠着廊柱,半坐在扶栏上,一条腿悬着轻晃,脸上笑眯眯的,模样有点痞。

    见她回头,那人笑着抬手打了个招呼:“二小姐这就走了?”

    唐小白朝他点点头,也问:“姚帅这就来了?”说着,往他身后看了看,没看到薛县尉。

    姚合从扶栏上跳下来,站直身子,指了指不远处一间屋子,笑道:“我们县尉是斯文人,吃个饭慢条斯理的,我等不及就先出来了。”

    唐小白想起秦宵的话,心里对这位年纪不大的不良帅就有些提防。

    反复审问,是有所怀疑,不知这姓姚的具体怀疑秦宵什么?

    唐小白心念一转,故作无理埋怨:“就那么点事,怎么问了一个时辰还没问完?刺客是从外面来的,你们不去外面查,一直盯着我府里的人干什么?”

    “二小姐别生气,那刺客冲撞了二小姐,我们也是为了尽快抓到他替二小姐出气才问得格外仔细些,”姚合笑嘻嘻地,带了点哄小孩的语气,“贵府下人丁十七是最后一个接触刺客的人,知道的会比别人多一些——”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

    他笑眯的双眼忽地睁开,定睛看着唐小白,眼中若有所思。

    唐小白心中倏地一凛。

    “二小姐,”姚合又笑了起来,姿态随意朝她走近,“二小姐也见过刺客,可曾同他说过话?”

    唐小白目光闪了闪,心中敞亮。

    最后接触刺客的人,除了秦宵,还有她。

    九岁的孩子可不比十二岁的半大少年更方便套话?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