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唐小白目光闪了闪,一脸天真地说:“有啊!他就是忙着跟我说话,才让丁十七偷袭得手的!”

    姚合玩味地笑了笑,道:“那刺客还挺多话的,精神不错吧?”

    唐小白心里“咯噔”一下,摇头:“也没很多话,就吓唬我两句,其实精神很不好,一直在流血,说话都挺含糊的,丁十七还没动手,他就站得不太稳了。”

    姚合又笑了:“伤得这么重,就没找个地方靠一靠?”

    靠了还怎么把后背留给别人?

    唐小白默了片刻,道:“本来是靠在边上的,因为我要逃跑,他才过来抓我。”

    说话时,姚合已经走到了她面前,弯下腰,看着她的眼睛,笑得像只狐狸:“二小姐这么厉害啊……当着刺客的面逃走的?”

    唐小白闭上了嘴。

    这一局,是在下输了!

    只怪她和小秦太过优秀,竟显得这件事处处都是疑点,好像他们两个都和刺客有所勾结似的。

    她就不说了,小秦那孩子要是有这门路,还能沦落为公主的男宠?

    “二小姐?”姚合挑了挑眉,这小姑娘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我不说了!”小姑娘板起了脸,白生生、软嫩嫩的两颊微鼓,叫人想起春日池塘的小青蛙。

    姚合眨了眨眼,手痒得想凑上去捏一下小姑娘的脸。

    小姑娘瞪了他一眼,道:“我知道的,都已经告诉过阿姐了,现在我家大人都不在,你休想看我年纪小,就哄我乱说话!”

    姚合一愣,突然觉得小姑娘不是那么可爱了。

    就在他这一愣间,小姑娘又丢下一道炸雷:“去请大小姐来!姚帅要问我话!”

    “哎!不是!别哎——”姚合顿时变了脸色。

    他怎么敢问燕国公府二小姐话?就是薛县尉也不敢问啊!

    这小姑娘怎么这么会扣帽子!

    燕国公府的下人岂会听外人阻拦?在唐小白的催促下一溜烟跑了。

    姚合懊恼地拍了下脑袋,弯下腰同唐小白好声好气解释:“二小姐,我不是要问你话,我就是——”

    “就是什么!”被派去招待薛县尉的贴身婢女桃子听到动静跑了出来,气势汹汹挡在唐小白面前,“小小不良帅,竟敢对我们二小姐无理,谁借你胆子!”

    “阿合?”薛县尉也赶出来了,一脸茫然,“发生什么事了?”转向唐小白含歉一揖,“是不是我这下属不懂事,冲撞了二小姐?待下官回去定然重重训诫!”

    桃子冷冷一笑:“谁知道是下属不懂事,还是上司不懂事?”

    这话说得到位!

    唐小白见婢女战斗力十足,便悄悄退了半步,安安心心做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薛县尉也被桃子怼得变了脸色,不太确定地转头以目光询问姚合。

    姚合讪讪道:“我就是同二小姐随便说了几句话——”

    “随便说了几句什么话?”冷冷一声从身后响起。

    唐小白眼睛一亮,欢快转身:“阿姐!”

    回廊尽头,锦绣裙衫款款簇簇而来。

    走在最前的红衣少女腰肢柔曼,颜色骄人,正是燕国公府嫡长女唐娇娇。

    这样一位小美人,却不见莲步盈盈,反倒步履如风,自带杀气。

    唐小白顿时觉得底气十足,颠颠儿地朝她跑去。

    唐娇娇扶了她的肩往身边带了带,目光冷冷瞥向姚合:“姚帅随便同我燕国公府二小姐说了什么话?再说一遍,也让我听听?”

    以唐小白的年纪和身份,就算县衙的人被允许向她问话,也肯定是在亲长的陪同下。

    这姓姚的无非是趁她一个小孩子落单,便向私下套话。

    这种事对于燕国公府这样的人家来说,绝对是大忌!

    “大、大小姐……”薛县尉一个大男人竟吓得脸都白了,“都是误会——”

    “误不误会,我自会判断!”唐娇娇冷冷一笑,“怎么?不敢说了?”

    比起薛县尉的惶恐,姚合显得镇定许多,面对唐娇娇的咄咄逼人,甚至还笑了笑,道:“我听贵府下人丁十七说,他在角门附近看到二小姐被劫持,所以想问问二小姐,当时有没有看到丁十七?”

    唐小白心头一跳,脱口而出:“有!”

    “不会正好二小姐掉了袖口的珍珠,被丁十七捡了去吧?”姚合立即接上,目光讥笑地瞟向唐小白的袖口。

    唐小白一僵,下意识捏住袖口。

    一时间,所有人因姚合这句话都往她袖口处看来。

    唐小白慢慢松开袖角,低头看了看,惊讶道:“咦?又掉了?这珠子可真容易掉……”姓姚的眼睛怎么这么毒!

    唐娇娇也看到了妹妹的袖口,虽然心中惊疑,可就算唐小白全身的珠子都掉光了,也轮不到一个不良帅来问!

    顿时面色一沉,正要开口——

    “二小姐袖口的珍珠,确实落在了我这儿——”一道清淡的嗓音从旁响起。

    唐小白倏地转头,苍白瘦弱的小少年正站在闻声而来的众多下人之中,安安静静,也不知看了多久。

    他目光同她轻触了一下,旋即抬起左手。

    手掌张开,两颗指头大小的珍珠静静躺在他的手心。

    大小一致,泛着淡粉的光泽,一看就知价值不菲。

    姚合轻笑一声,问道:“是今天掉的,还是昨天掉的?”

    唐小白心中冷笑。

    她昨天和今天穿的衣服上都有这种珠子,昨天她也确实扯掉了衣服上的珠子丢地上,只是不知道秦宵有没有捡到,才又给了他两颗。

    “这是今天掉的。”少年回答。

    唐小白心中一凉。

    这孩子!怎么说实话了呢!

    少年说完这句,从人群中走出,不紧不慢地走到唐小白面前,将盛着珍珠的手掌放在她眼前。

    唐小白暗暗叹了一口气,拿回自己的珍珠。

    刚刚看他告姚合的状告得挺有水准的,原来是她想多了。

    这么老实的娃,她一定要费心多看着点,不然能被人吞得骨头都不剩。

    正想着,却见秦宵被拿空了珍珠的左手垂下,另一只手却抬了起来。

    同样抬到她眼前,手掌缓缓张开——

    “这两颗,才是昨天捡的,”直到此时,小少年的神色依旧安安静静,说话声也还是不温不火。

    “姚帅若是不信,可以去后花园再找找,应该能同二小姐丢失的袖珠对上,不过,”语声微顿,他转头看了一眼惊愕的姚合,“希望下回来的人,没有那个胆子私审我们二小姐——”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