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唐小白正震惊于自己的隐藏人设,冷不防脑门上又被戳了一下。

    “我原本是来看你午睡了没,谁知你连午饭都没吃!还被人欺负得毫无还手之力!你……你可真是给我长脸!”唐娇娇越想越气。

    唐小白捂着脑门不敢回嘴。

    唐娇娇瞪了她一眼,转头吩咐:“去厨房重新给二小姐取膳,一刻钟内给我送过来!”回头又训斥唐小白,“这都什么时辰了,你是笨到不知饥饱了?……”

    唐小白傻笑着附和两声,不由想起她为秦宵准备的“儿童营养套餐”。

    也不知那孩子喜不喜欢……

    ……

    西偏院一隅,青漆的房门虚掩着。

    不知从何处闪出一名灰衣人,动手将食盒打开,几个眨眼功夫,五颜六色的菜肴摆了一桌。

    银针自一截蒸鱼中拔出,光亮无痕。

    少年眸中明澈与幽暗交替片刻,道:“交与封老细验。”

    话音落下,几个眨眼功夫,桌上便空空如也,灰衣人也不见了。

    “世子伤势如何?”少年又问。

    “应该没什么大碍,只是这几日外面风声紧,禁内密卫都出动了,世子只能暂避风头,不过藏身之处甚是稳妥,便是禁内密卫也查不到,少主尽管放心。”

    少年细致的眉心微微一蹙,道:“宫中或遣人来探,孤需回去两日,此处尔等小心应付。”

    “若县衙再来人——”

    “不会来了。”少年道。

    唐大小姐的性子京城无人不知。

    今天那个姓姚的小捕快私自向唐二小姐问话,触了唐大小姐的逆鳞,之后便是京兆府尹派人登门,唐大小姐也不会应允。

    除非惊动宫内,否则不会再有人盯着他。

    只是,最难防的却不是府外人——

    “小心唐二小姐。”少年低声道。

    那小姑娘待他实在热忱,为了掩护他,连作伪证也在所不惜。

    他若暂时离开燕国公府,旁人还好应付,就怕这小姑娘第二天又一清早兴致勃勃来找他……

    ……

    俗话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少年素来思虑周到,但这回却想错了唐二小姐。

    唐二小姐根本没等到第二天清早,这一天午睡醒来就兴致勃勃来找她刚挖出来的小祖宗了。

    午睡前,唐小白仔细想了想,觉得秦宵这一身出类拔萃的气质还是很容易被人发现的,必须想个办法遮掩一下。

    这个办法在她一觉睡醒后突然想到了,因此她迫不及待想去找秦宵,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就在唐二小姐高高兴兴出门右转的那一刻,一众目光惊动,消息在亭台花木间无声传动。

    等唐小白走到西偏院门口,正要抬脚往里迈时,身后一道熟悉的声音喊住了她——

    “唐小白!”

    连名带姓,含嗔带怒。

    唐小白意外回头,喊了声“阿姐”,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唐娇娇快走几步到了她面前,皱眉打量她两眼,把她的问题略作改动丢了回来:“你来这里干什么?”

    唐小白想了想,答道:“你猜?”

    唐娇娇差点一巴掌扇她脑袋上,还是看这儿人来人往的,给二小姐留了点面子。

    尽管如此,唐小白还是被她的眼神吓得缩了缩脖子,嘟囔道:“谁让你明知故问……”

    她能来干什么?她除了找她的小祖宗还能干什么?

    唐娇娇眉头紧锁,拉着她往边上避了两步,压低声音咬牙道:“你一个公府小姐,别老往西偏院跑,这种脏乱的地方,是你该去的吗!”

    唐小白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

    这种地方她也不想来,更不是秦宵该待的。

    可怜他一个钟鸣鼎食之家出身的孩子,竟沦落至此。

    听说原本还是跟别人混住的——毕竟就算皇帝家的粗使下人,也没有单独一间房的待遇,还是因为救了她,唐娇娇亲自开口给了特殊待遇,才从多人间换到了单人间。

    但这个级别的特殊待遇还是配不上她家小秦。

    于是道:“阿姐你给丁十七换个地方住吧,西偏院环境太差,不利于他养伤,给他挪到离我近点的地方,方便我、呃……使唤!”

    唐娇娇听了杏眸一瞪:“你成心气我是吗?”

    唐小白故作惊讶道:“他救过我啊,你不是教我要知恩图报吗?”

    唐娇娇一愣:“我教过你?我怎么教你这些没用的?”

    唐小白忍不住扶额。

    知恩图报这么善良的品德怎么就没用了?

    “当然是你教的,不然我一个小孩子跟谁学?”唐小白还是坚持把锅甩给了姐姐。

    唐娇娇想了想,想不通,索性丢开:“这事再说!”

    唐小白乖巧点头:“那我还有一件事——”

    “也再说!”唐娇娇不容分说地打断了她,“正好,你跟我来!”说着,便拉着她的手往前走。

    “去哪儿?”唐小白一边问,一边回头看了一眼路过的西偏院,莫名有种被人特意拦截的感觉,“对了阿姐,你来这里干什么……”

    ……

    很快,唐小白就知道大小姐来干什么了。

    西偏院往南,穿过两重月洞门,有一片开阔的地,一般是府里管事聚集或训诫下人的地方。

    此时这块空地上高高低低站了数十人,唐小白粗略扫了一眼,都是男的,年纪从十岁到三十岁不等。

    “给二小姐搬张椅子,”唐娇娇一面吩咐,一面飒飒卷袖落座,向唐小白使了个眼色,“挑吧!”

    唐小白一时没摸着头脑:“挑什么?”

    “你不是要侍从?”

    “我要的不是丁十七?”唐小白更摸不着头脑了。

    “就这样?没了?”唐娇娇惊讶地打量她。

    唐小白比她更惊讶:“还有什么?”

    唐娇娇皱了皱眉,眼神中带着三分不满、三分无奈,以及九十四分鄙夷:“你特意跑过来开口,就要一个?跟谁学的一股子寒酸气?我们燕国公府出去,无论什么东西都是要成双成对的!”

    这……

    也行吧,她倒也无所谓再多一个。

    唐小白点点头,道:“这些事你看着办就好,我都行!”说着就要走。

    一步没迈开,又被大小姐拽住——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