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先生点名,唐小白立即站起来聆听教诲。

    张小先生却没有直接开口,而是又低头看了看手里那张纸,看得唐小白心口怦怦直跳。

    昨晚她灵机一动,从阿宵等四人的功课中,各挑出一张她觉得写得最好的,混在自己的功课里交了上去。

    她想的是,假如有哪张能引起张小先生的注意,她就推说是不小心混入,如此便能顺理成章让张小先生注意到小秦的天赋——当然是小秦,其他三个差远了!

    莫非先生手里那张就是小秦写的?

    唐小白紧张又兴奋地等着张小先生开口询问,她已经迫不及待想回答了!

    ……

    张隐看着手中的字,将到了嘴边的又疑问咽了回去。

    很明显,这张字和另外三张一样,都不是唐二小姐写的。

    另外三个也都是初学者水平,只这个不一样。

    这字算不上好字,但落笔很有章法,这种章法不是靠苦练就能练出来的,背后必有名家指点。

    如此,这字的主人便呼之欲出了。

    只是,为何会混在唐二小姐的功课中?是有意还是无意?如果是有意,又会是何意?

    张隐思索不定,最后决定先放一放。

    正要令唐二小姐坐下,一抬头,却见小姑娘一双乌圆水亮的眸子正满含期待地看着他。

    张隐顿时会意一笑,夸赞道:“二小姐临得很好!虽然功底尚浅,但落笔谨慎细致,可见临帖时态度认真。”等夸的小姑娘也是怪可爱的。

    说罢,便示意她坐下,继续点评下一位的功课。

    唐小白有点懵,先生这是……没看出来?

    ……

    “哎——”唐小白拿笔头撞了一下正凝神习字的少年。

    李穆停笔抬眸,无声询问。

    “你说……张先生为什么没发现其中有几个字不是我写的?”这个疑问困惑了她一上午。

    原本她以为张小先生是想给她留点面子,下课后再找她聊聊,结果一下课,张小先生就毫不留恋地离开了,像极了刚下班的社畜。

    李穆沉默片刻,问:“二小姐把我的字混在其中了?”

    唐小白这才想起还没告诉他这回事:“不止你的,你们四个的字我都放了,要是有机会被先生看中不是很好吗?”

    桃子忍不住抬头道:“除了阿宵,谁还能有机会让张先生看中?”

    唐小白语重心长道:“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你们也要好好准备,以后还有机会!”

    打发了桃子,又凑到阿宵耳边悄声道:“这都看不出来,该不会是个江湖骗子吧?”

    “啪嗒!”李穆手里的笔掉在了纸上。

    小姑娘“哎呀”了一声,忙将他的笔捡起,又给他换了一张新纸。

    李穆沉默片刻,道:“先生可能是看破而不道破。”

    唐二小姐把他的字混在功课里交上去的用意他能猜到,但张隐未必能猜到,所以谨慎起见,就当没看见。

    唐小姑娘想了想,喃喃道:“也是有可能……”讪讪一笑,“是我小人之心了。”

    李穆看着自己面前被二小姐收拾得整整齐齐的纸笔,回道:“二小姐这是机警。”

    小姑娘一听到夸奖便笑弯了眸,欢欢喜喜歪了脑袋来看他今天写的字。

    一看,便惊讶低呼出声,抬眸看他一眼,闭嘴不言。

    李穆到底还是个小少年,被个小姑娘用崇拜的眼神一看,就有些飘飘然。

    他昨日不敢露出字迹,是怕落在外面平添事端。

    但后来他发现二小姐人虽小,行事却十分谨慎,除了夹带一张在功课里,其他的都收了起来。

    至于夹带出去的那一张,到了张先生手里自然也不会传出去。

    所以,他完全可以放心地练字,力求体现出真正水平,毕竟他的字是要夹带给张先生的……

    ……

    唐小白翻着阿宵今天交上来的作业,沉吟许久,最后决定——

    不夹带了!

    这也写得太好了!一看就是有传承的!这要是让有心人看到怎么办?

    而且,虽然她怀疑张小先生可能是冲着小秦来的京城,可那也只是怀疑而已,还没有确定,万一其中有什么误会差错,贸然暴露了小祖宗的存在,事情就难说了。

    小祖宗的才华还是慢慢透露比较好,给点成长的空间,才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

    翌日,张隐翻了一遍唐二小姐交上来的功课,蹙眉。

    怎么没有了?

    又翻了一遍,还是没有。

    所以昨天那张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过同他联络的人没提过有什么特殊安排,他还是谨慎一些,不要节外生枝了。

    打定主意后,张隐便放下唐小白的功课,抽出藏在袖中的纸卷,小心翼翼打开。

    纸卷打开,约一尺见方,纸张薄如蝉翼,上面密密麻麻数百小字,结构严谨,笔划端凝,同那个昨天那个字可见起承转合之间的同源,可见都是出自一人之手。

    这是太子殿下今天亲手交上来的文章,昨天也交过一份文章。

    可既然已经交了文章,又何必夹带那样一张差强人意的大字?

    想不通。

    张隐摇摇头,继续看今天的功课。

    字是好字,看得出师承大家,甚至他也没什么可以指点的。

    只是这通篇字体隐隐森然之气,让人看了有些许不适。

    字如其人。

    这样的身世,这样的际遇,对一个孩子来说确实太残忍了。

    更残忍的是,这样养出来的太子,终究失了储君气度。

    他临行时,祖父也曾叮嘱,国泰民安才是首要……

    张隐不由一叹,再看文章。

    文题摘自《孟子》,明面上是留给族学学童的功课,实则是他想考察一下太子殿下于四书上的功底。

    平心而论,太子殿下的文章比不上顾氏族学的同龄学子,不过,为君者,也不要求文章写得比臣子好,只是从行文看,到底是被耽搁了几年,功底薄弱一些。

    也不知今天讲课的内容太子殿下听着是否吃力……

    ……

    “今天先生讲课的内容你……们听得懂吗?”唐小白也想问阿宵这个问题,但一抬头看到四个孩子,便改口一起问了。

    果然底下一片摇头。

    别人当然是不懂,唐小白只盯着阿宵。

    小少年神色平静,一点也不心虚地跟着摇头。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