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质疑先生,唐小白就不能忍了:“我们先生出自齐州张氏,你不知道吗?”

    平阳公主好像被“齐州张氏”的名头震慑住了,很是安静了一会儿。

    然而,一会儿过后——

    “齐州张氏?是那个张希孟吗?”平阳公主惊讶道。

    唐小白无语了。

    这货一天天的都在忙什么?谈恋爱吗?

    因为惊讶,平阳公主的声音略微高了一点,引得前面张小先生看了一眼过来。

    唐小白顾自正襟危坐,和边上开小差的平阳公主划清界限。

    平阳公主大概也挖出了点羞耻之心,又安静了一会儿。

    然后——

    “你字怎么写那么难看?”

    唐小白额角抽了抽,不理。

    “不过你阿姐也差不多。”

    唐小白忍不住了:“赵驸马的字如何?”

    平阳公主一噎。

    过了一会儿,低声道:“我问过赵景了……”

    唐小白笔尖一停,瞥了她一眼。

    平阳公主低头看着自己面前空无一物的书案,道:“他说甄素于他有恩,所以来了京城他不能不管。”

    唐小白轻“嗤”一声,道:“不会是他曾经受伤,被甄素救了吧?”

    平阳公主惊讶抬头:“你怎么知道?”

    “猜的。”唐小白道。

    这种剧情一看就是作者不想动脑筋好好设计剧情随便搞出来的。

    “我跟他说,我找了甄素,你猜怎么?”

    唐小白想了想,道:“他脸色大变,质问你对甄素做了什么,说素素只是个纯真善良的女孩子,她什么都不知道,他不允许你欺负素素。”

    平阳公主目瞪口呆:“你、你怎么都知道?”

    “猜的。”唐小白叹气。

    猜中这种狗血剧情真是一点荣誉感都没有。

    “其实……甄素和他说的不一样,她说……他们有过婚约……

    剩下的剧情也跟唐小白猜测的差不多。

    美丽善良的姑娘巧合救了一名受伤的男子,男子在姑娘家里养伤的过程中与姑娘朝夕相对、日久生情,最后私定终身。

    然而男子身为外府兵,要定期进京轮守。

    某一次进京后,就再也没回来。

    美丽的姑娘等啊等啊,终于等不下去,包袱款款上京来寻未婚夫了。

    “甄素其实刚进京不久,就在端午那日,赵景带人搜查刺客,在晋昌里遇到了她……她说她不知道赵景已经做了驸马,赵景没告诉她……”

    “那你怎么打算?”唐小白问

    “我堂堂公主,怎么能受这样的委屈?我就去找了陛下,说我不要赵景了——”

    唐小白眼睛一亮,连声附和:“对对对!你一个公主,要什么样的美男没有?”

    “但是陛下没有同意……”

    唐小白愣住。

    “他不但不同意,还骂我,说我任性,将婚姻当作儿戏……明明是赵景对不起我,他是我阿爹,为什么反而向着赵景?”平阳公主昨天还只是气,今天是真伤心了,说着说着,眼圈都红了。

    唐小白觉得头大:“这种事你问我干什么?怎么不找我阿姐说呢?”

    平阳公主撇了撇嘴:“我怕被她气得砸了你们燕国公府。”

    那倒是……

    唐小白点点头,又道:“那你也能找别人啊,我还是个孩子!”

    “别人还不知道这事,我干什么去丢自己的脸?”平阳公主道。

    唐小白刚要回应,忽然瞥见秦小祖宗看她,不由心中一凛,丢下平阳公主继续专心练字。

    孩子们都看着呢!她得以身作则!

    才刚下定决心,又被平阳公主一句话击碎——

    “那个是你的人?”

    唐小白心里猛地一跳,抬头朝她目光所指看去,果然看到了眉清目秀我见犹怜的秦小少年。

    “是!是我的人!”唐小白正色道。

    “长得挺好,送我吧?”

    唐小白没忍住瞪了她一眼:“不行!”

    平阳公主愣了愣,指着她:“你竟敢瞪我?”

    这一声,忘了压住音量。

    张小先生讲课的声音一停,周围顿时静了下来。

    静得让唐小白想起一句名言:教室里安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

    “公主——”张小先生开口了,目光淡淡地落在最后一排。

    唐小白捏紧笔杆,目不斜视地看着自己面前的纸笔,假装这一切跟她毫无关系。

    “公主若是觉得张某授课不值一听,就请移步室外,莫要干扰他人。”张小先生语气平常地说。

    平阳公主又是一愣,指着张小先生气焰嚣张:“你敢赶我出去?”

    张小先生静静看着她。

    平阳公主也丝毫不让。

    总不能真闹起来吧?唐小白无奈地放下笔,起身施礼道:“先生,公主大概是累了,学生这就送公主出去!”

    张隐怎么能把事情都丢给一个年幼的女童?

    于是放下手中书,道:“尔等一同恭送公主。”

    这哪是恭送,分明就是赶人。

    平阳公主面色一冷,指着他傲然道:“从来没有人赶我出去!很好!本公主记住你了!”

    这都什么不走心的台词!

    唐小白扶了扶额,低声威胁:“这里离我家不远,要不要我派人请我阿姐来跟公主聊聊?”

    平阳公主脸色变了变,拂袖而去。

    刚走出门,忽见北边拐出一队禁卫,为首者绯衣高骑,眉目冷峻,正是赵景。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唐小白一见赵景,便想起那日他眼里的杀意,一时又惧又恨。

    赵景如何会将一个小女孩放在眼里,顾自下马行礼:“公主!”极其反常地将一双眼睛黏在平阳公主身上,眼神莫名地复杂。

    平阳公主却没有看他,扭头对唐小白道:“我府里荷花都开了,过两日办个赏荷宴,你和娇娇都得来,我再请几个少年才子来——”忽然转头看张小先生,嫣然一笑,“张先生也要来啊!”

    说罢,利落上马,低头冲唐小白笑道:“娇娇说得对,我一个公主,男人算什么?便是日后有了驸马,也不碍着我多养几个美少年消遣快活!”语罢,绝尘而去。

    留下唐小白尴尬地觑了一眼张小先生的神色,小声解释:“我阿姐没说过那些话……”

    那些都是纪国大长公主说的。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