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雪夜横刀撼苍穹 > 第二十六章服 叹服绣衣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雷鸣山上惊雷暴起,紧接着乌云滚滚而来,漫天大雨如同瓢泼一般倾洒而下,山寨内,众家弟兄纷纷躲在门外听着聚义厅中商谈的秘事,今日事出特别,绿林道上,见过因为黑吃黑而改弦更张的,也见过物资分配不均而怒而造反的,却是没见过因为贤能而更换领头羊的,此刻,所有人都期待的结局会是如何,张望着袁弘达的下场又会如何。

    “就是因为你给朝廷做过走狗,所以你就要带着兄弟们接受招安?袁弘达,你到底安的什么好心!”门外,受完刑罚的于靖德等人站在那里眼睛死死的瞪着袁弘达,后背被鞭笞过的剧痛以及心中即将忍不住的怒火充斥着他的内心,他恨不得就此将上面坐着的人一掌击毙。

    本该按照楚天寒吩咐,受完刑法的十几个头目应该被扶去上药暂歇,然而现下谁也不曾退去,他们心中倒要看看,此时的袁弘达究竟还有什么本事能够拿出来,亦或是说出点什么东西能让所有人折服,他是逃兵这个无可厚非,江湖上的绿林好汉没有几个不是没有案底的,可既然入了绿林,就应该遵循这里的规矩,私下里还给朝廷卖命,这有点违背了江湖道义,谁知道袁弘达嘴里说的有几分真假,万一就是因为他一个人的错误指示而将众家弟兄带入万劫不复,一切也还都尚未可知。

    “不不不,于兄弟,你恐怕误会我了,我所说的其实是帮着斥候将军对抗绣衣御史,和咱们这些人的关系其实不大,你也知道,身在江湖,很多消息的来源比朝堂之上方便许多,我又是他的老部下,将军能不计前嫌的重新用我,说实话,也是对我的一种信任,这么多年了,马罗山的弟兄们不还是活的好好地,大口吃肉,大碗喝酒,我也不曾亏待过他们,你说是吧?”袁弘达无奈地笑了笑。

    他知道,此刻他说什么都会引来别人的质疑,可是既然开了口,就要将那些尘封多年的秘密如数告诉他们听,至于之后怎么办,他没想过,大不了带着飞儿远走江湖,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活下去的本事无论如何还是有的。

    原来,自打袁弘达占了楚家旧地组建土匪山头之后,斥候将军姜天和就已经通过各种方式得知了他的老部下的下落,随着李宗业的交权,绣衣御史的指挥权交由乾祐皇帝统率,李宗业创建绣衣的目的本就是为了监察百官,当时朝堂上的派系之争正处在水深火热之时,李宗业需要获得大量情报来扳倒那些对王朝不利的官员们,然而当绣衣御史移交到皇帝本人的手里之后,绣衣的职能不仅是为了监察百官,甚至还将天下黎民苍生也纳入了监管体系,顺便,军中也掺杂了绣衣们的影子。

    身为斥候出身的姜天和将军自然心中不悦,本来他们就是负责情报的,现在突然出现了绣衣御史一职,涉猎的情报范围还都比斥候们的宽泛,这让斥候们还如何过活?姜天和心中觉得这不是个办法,于是就想方设法的将其从军中去除,然而绣衣们无孔不入,上至皇亲国戚,下至王公大臣,一时间陷入了惶惶不可终日的忐忑过程。

    于是乎,他暗中将当年从晋阳撤军时的逃兵们从天下当中搜罗出来,却不把他们送入官府法办,反而将其罪责隐瞒下来,将这些人化为自己的有生力量,散布在天下为其搜寻证据,还给了他们一个特别的称谓,名曰“蚍蜉”,袁弘达正是蚍蜉之一,而且还是苍州的领军人物,为朝廷里的老长官提供了不少有利的情报。

    姜天和利用这些情报,在朝堂上公开和绣衣们对着干,甚至在军中只要抓住绣衣御史之后,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切都以外邦探子处理,也不审讯,直接就地处决,这也引得乾祐皇帝颇为不满,然而姜天和仗着自己军功斐然,依旧我行我素,然而后来的事,天下人也已经都知道了,他去了一趟坤宁宫,和当今的鞠家皇后谈了谈,不等出宫门就含恨饮剑自杀了。

    昔日的老长官就此不复存在,然而天下的蚍蜉还都活着,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可自己生而就是蚍蜉,不去试一试怎么会知道大树不会被自己推到呢?事实可知,蚍蜉们没有看到自家长官获得最终的胜利,待等天下公布了姜天和意图谋反的罪行之后,蚍蜉们心中有恨,但无力发挥,眼下,袁弘达神态落寞,声音也略微颤抖了。

    袁弘达缓缓说道:“其实我是蚍蜉这事儿也就罢了,咱们这群弟兄们其实也有不少都是蚍蜉,将军出事之后,我们决意报团取暖,免得日后等绣衣们查到我们头上,到时候再死可能就死的没了意义,蚍蜉身小,声音亦然,可是当我们聚在一起之后,我想,我们发出的声音也足以让天下人都看看,有这么一批人曾经试图努力过,只是他们败了,败的还很惨,呵呵。”

    站在门外的于靖德怒吼道:“你是不是蚍蜉跟我等有何关系,你休要在这里岔开话题,我们在这里说的是我们这些人为什么要被招安!”

    “于兄弟又着急了,我话还没说完呐。”袁弘达无奈苦笑道。

    “众家兄弟切莫着急,先听完大当家的说完咱们再做讨论,至于大当家到时候是走是留,弟兄们听完话之后在做表态,我江寒在这里拜托各位耐心倾听,拜托了。”楚天寒站出来打圆场,原本躁动不安的大小头目安静了许多,饶是他们对袁弘达没怎么有敬畏之心,但是对楚天寒还是心中充满恭敬的。

    袁弘达清了清嗓子,摸着下巴开始回忆起最近发生的事,缓缓的将事情告知与众,就听他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即便我们现在群龙无首,什么都做不了,大不了就安心做个土匪嘛,听从军师江寒的安排,整合苍州绿林道,成就一方势力,到时候跟别人叫板的时候我们也有底气,起初我是这么想的,然而事与愿违,我们之中混进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人,我想,此时此刻他们正在一旁悄悄地听着咱们说话。”

    袁弘达眼睛一扫四周众人,大多数人心中为之一凛,然而就在一个角落里,有几个人眼神突然微微变了一下,表情变得很微妙,以至于刚才没有人发现其中的变化。

    “是的,大家猜得不错,我们之中混进了绣衣御史的影子,但是我不知道是谁,于靖德,你以为以你的修为将我击伤之后,我好吃好喝配以好药材的情况下,还需要养伤几个月之久吗?你错了,我其实是借此机会潜伏起来,暗中观察到底谁是绣衣御史,我想把他揪出来,给弟兄们一场太平,至于我是死是活,还是做不做这大当家的,都不重要,我知道,你们现在对我的军师充满了敬畏之心,别说你们,就连我也很佩服他,咱们这群人,那个不曾想过开山扩土?有谁真的做到了吗?没有,唯有江寒来此之后,我们才有机会这么心平气和的坐在一起,听从一个人的指挥,这是件好事。”袁弘达笑了,表情祥和且无奈,他也没想过事情会变成这样。

    他顿了顿声,继续说道:“前几天,晋阳府那边派人前来跟咱们谈判,晋阳府那边其实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要知道咱们这些人到底要干什么,如今,晋阳豪杰尽皆归与一统,已经成了一方小势力了,得知此事之后我便跟军师商量,想借着招安的旗号来引诱绣衣跳水,果不其然,李唐兄弟出山第二天就有人朝我房中送来了一封箭书,循着上面的笔迹以及射箭的手法,我想军师应该已经查明了一些其中的隐秘,至于其他,我就不知道了。”

    事已至此,自己的隐秘已经如数说了出来,不光山上的弟兄听明白了,就连潜藏其中的绣衣们也听明白了,门外悄悄偷听的弟兄们纷纷惊惧,提防着自己趴在自己身边朝夕相处的弟兄,生怕这是绣衣派来威胁自己赖以生存的山头似的。

    王虎听完之后,他先是拿眼扫了扫四周围的弟兄们,然后低下头开始思忖这些人最近可否有奇怪的举动,想了一会儿也没琢磨出什么值钱的消息,微笑说道:“原来袁统领是有隐情,难怪一直以来都隐藏的如此之深,既然咱们之中有绣衣御史的潜伏,那么接下来该如何是好,不知军师可有办法针对?”

    楚天寒在此之前一直闭目养神,听到王虎唤他,他微微睁开眼睛后说道:“咱们山上有谍子这件事其实我一直都知道,只是我一直也没说什么,怕的就是咱们弟兄之间发生恐慌,若是因为这点小事就导致咱们军心涣散,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其实吧,观察了这么久,我早已对这件事有了些眉目,绣衣的手段很高明,不如咱们先叫出一位来给大家看看!”说着,楚天寒身上气机暴涨,他自己本身就是灵池境,相较于山上大多数统领而言身手上佳,只是一直隐瞒不让他人知道罢了。

    气机贴着人群的衣角朝角落里的一人迸发而去,那人眼看着自己就要被击中,双眼先是吃惊的瞪大了,但是很快眼神就变得委屈起来,硬生生的接下了这一记重击,顺势倒在地上哀嚎道:“军师何故伤我,我不是绣衣御史,我是咱们马罗山上的老人儿啊。”

    “哦?看来是找错人了,那么下一位!”楚天寒又是一击迸发,还是那个角落,还是那个人,那人见状不妙,连忙起身招架,身上迸发出一股比楚天寒还要厉害的气机,将朝自己而来的攻势瞬间化解,那人翻身跳至门口,冷笑道:“没想到还是被你发现了。”

    “岂止是你,还有呐,看招!”说着,楚天寒的气机又要朝着另一个方向而去,那人眼疾手快,为防止队友暴露就要上前去抵挡,李唐瞬间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天等实力的他几下就将他制服了,就这样,楚天寒一连点了四个人,四个人皆是隐藏的金丹高手,一个一个的被李唐制服捆绑起来,立在众人的面前。

    “江寒,你到底是如何得知我们的存在的,又是如何将我们认出的!”为首的绣衣御史面沉如水,冷静的问道。

    “其实最初我也不知道你们就是绣衣,只是我之前跟你们的人有过一些交道,刚才对你们出手的李唐更是认识你们的握刀方式,你可以好好回忆回忆,山上的弟兄们别说是军纪了,就连布阵这种事都要排练很多很多遍才能按照计划入位,他们都逍遥惯了,一时不会接受我的这般调理,更别说寻常无事之时手握单刀,摆出一副随时都要与人厮杀的状态了,你们确实不错,谨记你们长官对你们的教诲,做你们这一行的,确实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遭遇袭杀,可是你们忘了,我这是土匪窝,不是你们官府。”楚天寒冷冷道。

    “原来如此,原来是一些习惯导致了我们的暴露,说到底,还是我们学艺不精,绣衣御史大都是后期随着任务来变动身份,今日是菜贩子,明天就是兵,这也一直让我们清晨起来的时候怀疑我们到底是谁,现在好了,不用怀疑了,弟兄们,上路的时候咱们结伴而行,走吧。”

    说了一声走吧,李唐连忙动手制住身边的一人不让其咬破嘴里的毒药自杀,然而这些人修为还算不错,死的慢了一些,看到自己的弟兄死都不能,大叫一声站起来朝李唐撞了过去,李唐一个不防备被撞了出去,那人顺势咬破毒药也跟着自尽了。

    “唉,不愧是绣衣,任务失败必自杀以绝踪迹,不得不令人佩服他们的勇气啊。”楚天寒喃喃道。

    袁弘达也笑了,说道:“好啊,军师帮咱们解决了心头大患,以后的日子就好过了,江寒,我有的时候就在想,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有这般通天的本事,真的是外来的一个学子书生吗?”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