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诡道众昌 > 第一百四十八章 病房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一个医院里,

    最容易看到希望的地方,就是产房。

    这会儿的堕落成诡者,冀成安,就站在走廊前侧的产房跟前。

    挪脚,陈沦往前,走至了这冀成安身后不远,饶常和束柔也紧跟了上来,一个左右望着,一个盯着冀成安目露思索。

    走廊上,周遭的一道道身影对陈沦三人浑然不觉,只是依旧各自紧张,又期待着,望着产房。

    “……哇哇,哇哇……”

    似乎又一个生命诞生,透过产房的门,产房里再传出些新生儿的哭喊声来。

    和着其他等候着的人一样,冀成安不禁再踮起些脚,朝着产房门口,两只手紧攥在了一起,有些紧张着望着。

    “……没事儿的,你也不要太心急。就是顺产,也还是要会儿时间。孩子生下来了,也不是马上就会报出来。”

    冀成安妻子的母亲,转过头,对着冀成安出声宽慰了句,自己却也忍不住,不停朝着那产房望着。

    冀成安只是点了点头,似乎在应着话,只是却没转回头,依旧朝着那紧闭着的产房门紧紧望着,不愿意挪开视线,

    脚下有些踌躇,想要挪动脚,来回走动缓解紧张,却又不敢离开产房门口,

    还是站在原地,两只手来回捏紧,又放开,一刻不愿移开的朝着产房门紧紧望着。

    产房外,走廊里,

    或是紧张,或是热闹。

    有人紧张,止不住说话,有人担忧来回走动。

    陈沦三人就站在这冀成安身后,

    目光平静,陈沦目光落在这紧张着的冀成安身上。

    又再过了阵,冀成安的额头上,再多了些汗水浸出,顺着脸往下淌,也浑然忘了去擦。

    就在这时候,

    产房的门再打了开,有医生推着产妇抱着婴儿,从产房里出来。

    门一打开,冀成安便不禁朝着产房门跟前挪了两步,

    走廊里其他些身影,也不禁朝着产房门口望着。

    推着的产妇的推床刚从产房里出来,还没等护士喊家属名字,冀成安便赶紧小炮了过去。

    “……你是陶月的丈夫吧?”

    护士问。

    “对,对对……我是陶月的老公,我是冀成安。”

    冀成安慌忙着应着,再低下头去看自己的妻子,

    妻子躺在推床上,脸上还有些疲惫苍白,带着些汗水,看见冀成安便再脸上浮现出些笑容来。

    “老婆,累了你了,累了你了……辛苦你了……”

    冀成安再对着自己妻子慌忙,一句句说着,脸上的汗也顺着脸往两边淌着。

    “没事儿。”

    妻子躺在病床上,带着些笑容,望着冀成安,缓缓摇了摇头。

    旁边的护士帮着抱着孩子,等着这夫妇两人说完了话,才再对着冀成安出声说道,

    “恭喜你,母子平安,生了个小子。父亲也抱抱孩子吧。”

    “好,好,谢谢,谢谢……”

    护士笑着,对着冀成安再出声说着,

    冀成安抬起头,慌忙着应着,又不停倒着谢,

    手在衣服上再慌忙抓了抓,擦了擦掌心的的汗,

    才小心翼翼着,伸手将孩子抱了过来,

    “抱稳了啊。”

    护士笑着说了句。

    “诶诶,诶……”

    冀成安小心抱着孩子,护着还才这么大的婴儿,低着头,望着自己孩子,

    小孩正睁着眼睛,转动着眼睛,望着眼前的一切,

    冀成安就望着自己孩子的脸,看着自己孩子的眼睛,孩子干净的眼睛里,也倒映着他的脸庞,

    “老婆,你也看看……你也看看孩子……”

    “看过了。”

    冀成安望着孩子,顿了顿,又再小心着,低下些身,将孩子抱到自己妻子跟前,出声再说着。

    妻子脸上带着些笑容,出声说着,不过还是侧过些头,望着孩子。

    “我来抱吧。”

    看着冀成安小心的模样,旁边孩子的外婆,笑着出声再说了句。

    “好。”

    冀成安应着,将孩子递给了孩子外婆,

    孩子外婆却也小心翼翼着,抱着孩子。

    “……产妇生产消耗了不少体力,身体虚弱,这段时间得注意休息,先推着产妇回病房好好休息下吧。”

    “好,好……好……”

    旁边的护士再说着。

    冀成安连忙应着,

    就要和着护士一起去帮着推床。

    只是腿肚子却有些打颤,往前挪脚,便不禁稍踉跄了下,

    同时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胃部,脸上有些发白,愈多的汗水止不住从额头上滑落。

    “胃不舒服?这就是医院,可以过去消化科那边看看。”

    旁边个护士看到了,提醒了句。

    “不用了,就是有些老胃病了,吃点东西就好。”

    “都是卖力气的,身体没那么娇贵。”

    脸还有些白着,用手抵着自己的胃,冀成安挤出些笑容来,出声应着护士,再渐放下了捂着胃的手,跟着自己妻子的推床,往前去。

    “电子版中,附带的冀成安历年来,能调取到相关病例记录中,并未有提到,现在的冀成安就有严重的胃病。当然,也有可能是从未针对此到医院进行过看治。”

    陈沦三人就站在旁边,

    陈沦目光平静,落在身前,

    那冀成安夫妇,抱着的孩子就从身前过去。

    看着从身前过的冀成安一家,陈沦身侧的束柔看着冀成安,再出声说了句。

    “这不现在有吗……诶,你说猪肚挺好吃的,牛肚好像也挺好吃的……”

    旁边的饶常,搭了句话,紧跟着,又再转过头,不知道琢磨着什么。

    没转过头,也未曾去回答束柔两人的话,

    陈沦目光自然落在身前,转过身,

    那冀成安一家子,就在身前,走廊里渐走远,

    而就在这时候,

    周遭的景象再开始了变换。

    ……

    “……妈妈,我一会儿能去爸爸的工厂看爸爸吗?我想爸爸了。”

    “……爸爸啊,晚上就过来了,你现在啊,就好好的在这儿治病……要是累了啊,就睡一觉吧,这样等爸爸过来的时候,你才有精神和爸爸说话啊。”

    这是间双人病房。

    只是另一张病房空着,未曾住人。

    病床床头,摆着大量的生命监护设备,

    一个九岁,十岁上下的孩子就躺在靠外这侧的病床上。

    口鼻处,扣着呼吸罩,手上,正输着液,

    脸上发白的厉害,有些虚弱,说出来的话语声,透过呼吸罩,再显得有些瓮声。

    病床边,坐着个中年女人,身上套着件无菌服,头上也套着个头套,带着个口罩,眼底带着些血丝,露出来的脸上,难掩疲惫,还是挤出来些笑容,应着自己孩子的话。

    “……医生叔叔说,我就只是感冒了。感冒很快就能好了。我们能悄悄去看看爸爸,然后再回来吗?”

    小孩出声说着,

    “我想爸爸了。”

    小孩的话语声,伴随着旁边生命监护仪器的滴答声,有些虚弱瓮声地响着。

    孩子母亲模样眼眶不禁一红,但紧跟着又止住。

    “不行啊……乖……等晚上,爸爸就过来……”

    孩子母亲对着孩子说着。

    小孩就是冀成安的孩子冀有福,女人就是冀成安妻子陶月,孩子的母亲。

    陈沦三人,

    就出现在了这病房里,站在了病床的床尾。

    目光平静着,落在那男孩和男孩母亲身上,

    陈沦再自然转过些目光,

    病房墙上,还挂着个时钟,

    如同那生命监护仪器一样,同样响着滴答的声响。

    上面的时间是8点40分。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