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诡道众昌 > 第两百零六章 丈夫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陈沦目光平静,落在身前,身前这堂屋里的景象自然就映在眼底。

    身侧,束柔也朝前盯着,不时再观察着周围的环境,饶常则是不知道又再琢磨什么。

    堂屋里,昏黄灯光下,摆着张方桌,

    方桌旁,围坐着三道身影,

    已经看起来三十岁的女人,五六十岁的老妇人,和个六十岁上下的老农。

    老农手里端着面碗,正拿着筷子挑着面。

    老妇人手里也端着个面碗,拿起放下着桌旁放着的些调料瓶子,往面里添着些调料,拿着筷子拌着。

    女人愣愣着,目光无神涣散,安静坐在凳子上。

    没人说话,只是老妇人和老农手里的面碗往着灯萦绕着些雾气,雾气在桌上映着些模糊的影子。

    “给,吃吧。”

    将手里端着的,那碗拌好了调味料的面,连着筷子,递到了女人跟前,

    老妇人还一如当初一样,对着女人笑着说着,只是笑起来,脸上难免多了些皱纹沟壑。

    女人先是愣愣着望着老妇人,目光涣散,抬起手,

    “端着吃吧,暖和些。”

    老妇人对着女人笑着出声说着,将碗再往女人伸出的手边靠了靠,

    女人似乎懂了,捧住了面碗,

    老妇人笑了笑,再将筷子也塞到了女人手里,

    女人攥着筷子,挑着面,愣愣吃着,眼眶里的眼睛依旧无神。

    老妇人看着女人吃起了面,才重新坐回了身,端起了自己那碗面,

    拿着旁边的调料放着,

    屋外透过虚掩着屋门的缝隙,往屋里吹进阵寒风,将挡在屋门后的凳子再推开了些,

    老妇人又再起身去关屋门,从陈沦三人身侧走了过去。

    “啪嗒……”

    老妇人身后响起些轻微的碰撞声,

    老妇人停顿了下,将屋门合了上,才再转回了身。

    餐桌旁,女人吃着面,突然抬起手,将筷子扔到了地上,

    手还抬着,正愣愣朝着地上落着的筷子望着。

    “没事儿,吃吧。”

    老妇人走回去,将地上的筷子捡了起来,擦了擦,

    起身,再将自己碗上放着的,还没用上的那双筷子递给了女人。

    女人接过,又再愣愣着,安静吃起了饭。

    一边,那老农则是放下了自己的面碗,起身去厨房拿了双干净筷子,递给了老妇人。

    “老头。”

    老妇人接过筷子,将那双脏了的筷子放到了一边,却没接着吃饭。

    坐回身的老农,听着老妇人的唤声,抬起头望向了老妇人,

    “你说我们两岁数也不小了。要是等着我们……安乐她怎么办?”

    老妇人坐回了身,问着。

    老农听着,停顿了下动作,再端起了身前的面碗,挑了挑,吃了口过后,又再停顿了下,

    “争取多活几年……可不敢死早了。”

    老农说着话,抬起头,再望着自己闺女。

    那女人拿着筷子,正愣愣着,安静着吃着饭,只是不时又要停下来下,目光似乎没有焦距,眼神涣散着,

    “她痴痴傻傻的……离了我们怕也活不下去了。”

    老农再出声说了句,停顿了下动作,再低下头挑着碗里的面吃着。

    “我还是想找个人能照顾她,以后我们老了,她也有个能待得地方。”

    老妇人坐着,对着老农再出声说道。

    老农再吃了口面,停顿了下动作,没抬头,

    “谁愿意啊……”

    “村子里的严成德,就是那个腿脚有些瘸的篾匠,快四十岁了,也还没成婚。”

    “虽说岁数比咱们孩子大了许多,腿脚也有些不方便,但总归有门手艺,也是一个村子里的,知根知底的,晓得人还是不错。”

    老妇人出声说着,再回头望着自己闺女,眼眶再有些红,

    “我也不求,咱家闺女嫁过去之后,他照顾得多细致。就希望,他能念点情分,等我们两都去了过后。安乐她能有口饭吃,能活得下去,能有个家回。

    我就怕,咱家没人了,安乐她不知道该去哪了。”

    老妇人说着话,眼眶愈加有些红。

    老农沉默着,挑着碗里的面再吃了口,没说话。

    “……前些年啊,我还想着等我们走得时候,把她也给带上。但这些年想啊,她要是能活啊,还是让她接着活下去。”

    “她怎么也是个人啊,是个活生生的性命。”

    老妇人说着话,眼底已经有些浑浊的泪水了,再望着自己闺女,

    “安乐,娃啊,你想活不啊……”

    带着些哭腔,老妇人红着眼眶,问着。

    女人只是停下了筷子,愣愣望着老妇人,没说话,

    “……要是行的话,就给她找个人吧。”

    老农再吃了几口面,再抬起头,望着自家闺女,

    “咱家闺女啊,肯定啊,还是想活的……”

    老农出声说着,再停顿了下,

    “到时候,屋里这些年攒着的些钱,都给她置办些嫁妆带过去吧……希望能多念着些情分。”

    “诶。”

    老妇人点着头,应着,还红着眼眶,再望着自己闺女,出声说着,

    “闺女啊,妈给你找个夫家,你嫁人好不好啊?结婚好不好啊……”

    “你啊,结了婚,就有人照顾你了……结婚很容易的,妈妈教你怎么做啊,就怎么做……”

    老两口自己一辈子难过,却总是跟自己闺女说着容易。

    就在这老妇人的声声话语声中,

    周遭的景象再快速变换着。

    再有些话语声,在这变换着,不知道从哪响起,传到陈沦三人耳边。

    “……成德,我也不念你把安乐照顾得多周到,多体贴。我家闺女痴痴傻傻的,不过也能做不少事情,你尽管使唤。你需要她干活你就让她干活。

    我们只希望你念着些情分,念着安乐在家的时候我们是好好照顾的,念着她也是个性命……莫要打她,莫要害了她,能给她口饭吃,能让她有个家能回,能让她活下去……只希望你念着些情分……”

    近乎是哀求的话语声中,

    周遭景象完成了变换,也再安静了下来。

    这是个装饰着大红色的婚房。

    床上铺着红被褥,墙上贴着囍字,

    穿着身红衣裳的女人,便愣愣坐在床边,眼底涣散而无神。

    屋外,似乎宾客都已经走了,有些安静下来。

    这时候,一个四十岁上下的中年男人从屋外走了进来,

    手里端着盆还冒着些热气的温水,盆里放着张新帕子。

    “安乐,我先把脸给你洗洗,然后你再洗洗脚。”

    瘸着腿,中年男人端着盆温水,有些慢地走到了女人跟前,弯下腰,将水放下了,

    在盆里拧干了帕子里的水,再拿起还带着热气的帕子,轻轻擦拭着女人的脸,

    女人还愣愣坐着,只是转过头,目光无神,朝着中年男人,

    “闭一下眼睛啊,一会儿擦到眼睛了。”

    中年男人对着女人说了声,细致着给女人擦了脸,

    再见到女人似乎再望着他,中年男人停顿了下,有些黝黑粗糙的脸上,再露出些笑容来,

    “安乐啊,今天啊,你就是我媳妇儿,你知道媳妇儿是啥意思吗,没事儿,以后你慢慢就懂了……”

    “你放心,虽然我不懂什么大道理,也没什么文化。不过以后你是我媳妇儿了,不管是疯是傻,我都会一直照顾好你。”

    “……就是我手笨,要是给你编头发啥的,可能弄得难看,媳妇儿啊,你知道咋编头发不,明天我好给你扎。”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