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大清第一纳税大户 > 第246章 叹和吹

第246章 叹和吹(1/2)

    从京城到台州还需要些时日,在京城的官吏队伍到达之前,台州也好好的热闹了一场。

    要买股票,得先开账户,得先把银子存到账户里头,于是短短五日内,白花花的银子流水一般的被运进台州城内。

    鲍老爷几个站在摘星酒楼客房的窗边,用望远镜远远的望着衙门口的情景。

    看着一辆辆马车行进,留下深深的车辙,然后一箱箱的重物被从车上搬下,搬进衙门里头,搬完后,车走了,但不消半个时辰,必定又有人抬着银子上门。

    “这何止五十万两银子,这最少也有八十万,不,一!这最少也有一两银子了!”鲍老爷咂舌道。

    古老爷放下望远镜,嘴唇动了动,最后却什么都没说。

    袁行主也把望远镜放了下来,但还是看着衙门的方向,末了,带着某种说不清是服输、挫败,还是佩服、赞叹的情绪长叹了一声。

    “我们还是想得少了。”

    古老爷像是泄劲般塌下了肩膀,也叹了一声。

    “什么?”这没头没尾的一句,鲍老爷没听明白。

    袁行主又叹了一声,道:“你就没觉出这几日台州的不同?”

    “什么不同?”他没事儿看那些个小老做什么?

    袁行主道:“这几日,从有第一批银子运进台州城开始,台州的便一日比一日欢喜,也一日比一日精神。”

    鲍老爷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袁行主转回头,又叹了一声。

    鲍老爷道:“您说的对,是奇怪,这台州船运的银子,同他们有什么相干?”

    古老爷不可思议的转头看他,袁行主叹到一半的气生生卡在了喉咙。

    “怎么了?”鲍老爷被他二人看得摸不着头脑。

    古老爷深吸一口气道:“行主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还没听明白?玉大人是官,是官!他不是商人,不是商人!”

    古老爷深吸一口气是想要冷静的好好说话的,但声音还是没忍住一路飙高,古老爷于是又深吸了口气。

    然后便听见鲍老爷问:“所以呢?”

    “咳咳咳咳,”古老爷的一口气直接岔了气,惊天动地的咳了起来。

    “你真是,也是好几十岁的人了,还能被口水给呛着了。”鲍老爷嘴里嫌弃着,但还是给他到了杯茶水来。

    古老爷拿着茶水,又听他这话,一时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

    最后古老爷还是喝了,慢喝了两口,便听鲍老爷催促道:“我当然知道玉大人不是商人,所以呢?”

    古老爷这茶又喝不下去了。

    袁行主大发慈悲的接过话道:“所以,咱们不管怎么看怎么想,玉大人得顾得看,他这一回,可不止挣了银子,也不止为台州吸引了超过五十万两,不对。”

    袁行主揉了揉眉角,“加上卖船的所得,台州这回估计有近两两白银的流入,你说,你若是这么个富庶之城的,你心里踏不踏实?”

    鲍老爷砸吧砸吧嘴,两两银子,要是入他口袋,他心里更踏实。

    古老爷缓过劲来道:“有这么一句话,‘国富民安’,如今的台州便是如此。”

    所以袁行主才叹气,他们只盯着银子,而人家比他们看得远得太多了,这境界就不一样。

    不过只看银子,玉大人这手段也堪称了得。

    “那些存入什么证券账户的银子,成功买到股票的自不必说,没有买到的,大约也不会把银子都提出来,一是存哪处不是存,二来运送银子到底不如使银票方便,三来么,往后再买什么股票的时候也方便。”

    这回鲍老爷反应快了,古老爷话刚落,他便瞪着眼一拍大腿道:“这存在他手里的银子,他便能先挪去做别的用途,他这缺银子的危机,竟就这么解了?解了!”

    袁行主和古老爷皆沉默了下来,鲍老爷怔怔的出了会儿神,也叹了口气,而后用手用力的抹了把脸道:“还好当初咱们没、”

    这手段,也差得太多了,她是官,他们是商,本身身份就差了许多,这心机手段还不如人家,这要是当初他们出手得罪她了,那如今、

    鲍老爷想到自己竟然想过要水泥厂的股子,硬生生被自己吓得一哆嗦,又郁闷道:“你们说,他这才十九岁,不到二十,这脑子,这怎么长的?”

    回他的是古老爷的一声叹息。

    袁行主沉默良久道:“劳烦鲍老爷回去一趟,尽快把银子筹出来,筹到多少就先送多少过来,虽说玉大人如今未必还缺银子,但手头的银子多,做事到底便宜些,再一个,也是咱们的态度。”

    鲍老爷点头应下。

    又两日后,便到了台州船运的股票抽签的日子。

    由于证券交易所还没有建成,证监会也没有正式建立起来,所以抽签仪式就在衙门口举行,广邀台州共同见证。

    甚至为了保证玉格绝没有任何私下的交易和偏向,玉格还在到场的人中,随意点了两个书生查验箱中的纸条,将纸条一一放回箱内后,又另点了几个不识字的普通上前抽签。

    如此抽出来的结果,谁也挑不出不是来,只是结果出来,也是几家欢喜几家懊恼。

    袁行主和古老爷两个自然是既不欢喜也不懊恼的,只古老爷看着一众只是见证此事,却说得比那些个真正参与的人还热闹的,对袁行主低声道:“又是一举三得。”

    袁行主轻叹一声点点头。

    一当然是完成了抽签之事,二便是树立了自个儿公正清廉的形象,三又宣传了台州船运的股票和证券交易的事儿。

    这样的大事儿,足够围观的们说上好一阵热闹了,尤其那几个参与查验条子和抽取条子的书生,若是不出息,只怕能说上一辈子,如此,等证券二级市场放开的时候,便不知能吸引来多少了。

    当然这些,玉格是不会再关注了。

    她如今更关心的是,怎么把已经运到他们台州的银子尽量多的留下来,她在查账本子,在关注证券交易账户的流水。

    至于商议其余商家的股票入市的事儿,且再放放,至少得等到证监会的人来了再说,等台州船运的股票往上涨涨再说,看到了足够大的好处,她才能有更大的话语权。

    而抽签结束后,果然,从当日起,台州各大大小小的茶铺酒肆,全说着台州船运股票的热闹事儿。

    一个个当日去过的没去过的,反正说起来的时候,都像是亲自去过看过一样。

    只是传着传着,有些爱面子好关注的,难免说得夸张起来。

    一路边的酒馆里,便有一人声音喊得格外响。

    “你们也想买股票?屁!放屁!做梦呢!你们睁大眼睛瞧瞧,这些日子运来了多少银子,这股票可是眼瞅着就能翻出好几倍、几十倍去的,又才五文钱一股,哪个买不起?要是人人都能买得,那不是乱了套了吗?”

    说话的人一脚踏在长凳上,伸出拇指反指自己,高昂着下巴道:“只有像我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