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科举文继母养儿日常 > 第200章 第二百章(修)

第200章 第二百章(修)(1/2)

    第二百章

    会试三场的试题题量不大,少年们也就花了个把时辰默写,便写出了自己的卷子。

    他们默写的工夫里,劳不语先看试题,自己品过一阵,悄悄和沈翠道:“今年这会试题目总体不算难,除了最后一道截搭题,算是稍有些难度。咱家学生里头,阿斐荒废过不短的时间,但就算是他,应也不会在破题上头出现差错,所以这次论的,就是手底下的真功夫了。”

    这上头沈翠没什么发言权,就只听他说,不发表意见。

    后头等少年们呈上自己的卷子,劳不语先去看穆二胖这个坐了升级版臭号的卷子。

    等他看完,梅若初和卫奚他们也都凑上来帮着瞧。

    一通瞧完,沈翠见他们都松了口气,就确定自家胖儿子的水平没有被法则下三滥的手段影响。

    穆二胖笑着对她眨眨眼,表明自己前头和她坦白的都是真话!什么臭号,在当年她做的臭豆腐面前,都是小儿科啦!

    那些个陈年旧事,也不算多光彩,所以现在只有他们母子俩和劳不语知道。

    劳不语心知肚明但也不声张,接着去看其他人的卷子。

    毫无疑问,梅若初依旧是最出色的,沈傲霜这次倒是发挥算是超常,他史论那块答得特别好,不比梅若初逊色。

    沈阁老自己就是个博古通今的奇才,虽说忙于公务,分.身乏术,无暇像正经先生那样盯着沈傲霜读书,但偶尔得闲的时候,也会考校一下他的功课,或者给他讲讲史论典故。

    他老人家偶尔透出来的一点东西,于普通学子而言,那都是千金难换的珍贵财富了。

    这就是沈家的家学渊源了。旁人羡慕嫉妒不来的。

    当然翠微这边,也没人会嫉妒沈傲霜在这上头的才华,反而穆二胖还替他惋惜道:“史论只到会试、殿试才考,若是前头也考,你的名次也就不会被我压一头了。”

    沈傲霜挑眉好笑道:“我自己都不在意,怎么你还替我可惜上了?”

    他们说悄悄话的时候,劳不语已经看到了卫奚的卷子。

    卫奚也没有发挥失常,但因为身体原因——尤其是第一场大风大雨的时候,他的药瓶子滚走了几个,不知所踪。后头虽然被巡场的军士捡到了,但那一片被吹走的东西太多了,军士只当收捡垃圾似的收在一处,并不会再去区分到底是谁的东西,然后一一归还。在那场考试中,他的体质很早就下跌了,靠着意志力坚持下来的。

    所以总体就是没失常,但也不出彩。

    他和穆二胖、沈傲霜的名次每次都挨的很紧,这次他当然同样是不担心考不上,只是可能就是三人中名次最差的那个了。

    而卫恕,虽然在书院里各方面都不算出挑,但也同样没有需要人操心的,劳不语和梅若初都一致认为他肯定能稳在二甲。

    至于崔斐,他所求的跟其他人又不同了。

    轮到评奖他的卷子了,他直接问的就是:“先生看……我的三甲还有希望吗?”

    会试的名次并不是科举最终的名次,最终名次得在殿试过后,由当今钦点。

    但是三甲好几百号人,当今也不可能个个把名次都重新调整,一边也是只过问前头几人的。

    也就是说若考不到前几名,会试的名次就几乎决定了最终成绩。

    而崔斐一直心心念念的三甲,也就是同进士,跟进士出身是有一定差距的。

    一甲可直接入翰林,二甲需要经过考核,而同进士则一般都入不了翰林,都是做个外放的知县那样的小官。

    崔斐商户人家出身,本身也不是目空一切、只喜好阳春白雪的性格,务实的很。

    当一方父母小官,对他来说就很好了。

    在他紧张目光的注视下,劳不语思虑再三道:“这次你发挥的也不错,比前头乡试的时候还出色一些。”

    乡试那会儿毕竟是热,这次是冷,崔斐这样身形壮硕的,还是更耐寒一些。

    但会试总归是比乡试更难的考试,所以只比过去的自己发挥。

    后头还是沈傲霜开口道:“今儿个我醒的最早,正好回家了一趟,让家人帮着打听了一番,说本届举子里头怨声载道的,直说这次会试题目不难,难得是考试环境。尤其是考棚附近的茅厕出事,听说有至少一半的地方都多少受到了影响,所以……”

    梅若初那种真正的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强人,前头乡试坐了臭号,戴着系统出品的面巾,都被逼的提前交卷,回来之后更是吐了个昏天黑地。

    一般人哪有那么强的耐受力,又没准备什么防味的东西,下场可想而知。

    所以跟乡试那会子一样,崔斐能坚持考完三场,而且没有失手,无形中已经超越了很多跟他竞争对手。

    这京城中打听消息讲究的很,尤其是那些个举子,防备心都重的很。

    等闲人根本打听不到相关消息,不用说,自然是沈家人出马,才能掌握这种动向。

    “但愿再坐一次红椅子。若坐不上也没事儿,我下次再来考就是,那时候你们可都是官老爷了,可别拒而不见。”崔斐得知结果之后反而松了口气,没再追问下去了,更怕他们担心自己,所以特地捡了玩笑话来说。

    他们说笑起来,劳不语看了沈翠一眼,两人静静地去了外头说话。

    照理说自家学生都发挥不错,劳不语应该高兴的,却看他此时脸上的笑淡了下去。

    对着沈翠,他也不兜圈子,直接就说:“阿斐暂且不论,若初他们必然是能考上的。但他们四人的籍贯挨在一处,很有可能在最后判名次的时候,会被特地隔开来——毕竟我观会试出题,庞次辅是力求不出错的性子,又是第一次主持会试,怕是没有王尚书那种不怕人非议的底气。唉,若是按着圣上的原意,让沈阁老主持会试就好了。”

    沈翠理解地点点头,说道:“总之咱们是尽全力了,具体名次如何,也不强求。”

    系统的通关标准,只是穆二胖进入到考状元这个环节,并且榜上有名,并不一定非是‘状元’不可。

    劳不语性情也豁达,把担心的事项跟沈翠一说,便也不纠结了。

    …………

    跟翠微这边平静祥和的氛围形成对比的,是此时贡院内紧张压抑的气氛——负责判卷的一众官员,个个都噤若寒蝉,战战兢兢。

    外帘官已经把几千份考卷都誊录完毕,可以开始阅卷了。

    但本届会试像受了哪门子诅咒似的,又是塌了瞭望台,又是炸了茅厕。

    皇帝都已经在宫中听闻了,虽只派遣了贴身的太监过来询问有没有人员受伤,并未表露出责怪的意思。

    但君心难测,谁知道他真正的想法呢?

    更有甚者,京中百姓已经在传什么‘事出反常必有妖’、‘本届会试不详’之类的传言。

    科举是为当今、为国家选拔人才的考试,自然不可能是不祥之事。

    很有可能后头这传言被人捅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