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国子监小食堂 > 第86章 西北风

第86章 西北风(1/3)

    孟桑醒来时,人还有些晕乎,只能感受到后脖持续不断传来的痛感、略有些颠簸的车板,还有被捆住的双手双脚和眼睛、嘴巴……

    念及此处,她浑浑噩噩的脑子突然清醒,心中陡然生出警觉,浑身僵住。

    不对,她是被人绑了!

    今日本是冬至,她得以休息一日,本打算到国子监处理腌下的腊肉,再去昭宁长公主府中给前辈和姨母做吃食。

    然而昨日下午,东市成衣铺子忽然派婢子来传信,说是前两日铺子遭人闹事,好些布料和纸单子都被毁了,连带着多数客人留下的尺寸也被弄丢,所以想请孟桑与阿兰再去一趟。

    当时,杜昉与另几位从昭宁长公主府出来的护卫都在,其中一人去查实了此事,确认婢子所言非虚。加之孟桑自己眼力好,隐约还记得这婢子的模样,于是不疑有他,应下冬至日上午会再带着阿兰去东市成衣铺子一趟。

    今日去时,依稀还能瞧见铺子被打砸过的狼狈模样。孟桑见了之后,安慰面带愁容的店家几句,便随着对方去了楼上量尺寸。

    因着调动突然,昭宁长公主府中的女护卫有的在外地办事,有的去了大漠寻人,暂且调不出多余人手,杜昉先领着其余男护卫来守着孟桑和孟宅周遭。

    杜昉与其他护卫皆为男子,本欲跟着一道上楼,却被店家歉意拦下。盖因冬衣厚实,要脱下才量得准确,加之楼上还有其余女客,若他们跟着上去,难免惊扰客人。

    店家说得有条有理、真情实意,加之这一整桩事都没显露任何异样,孟桑就没多想什么,只让杜昉等人守着唯一的楼梯口便是。

    她与阿兰去到二楼,瞧见正在挑选布料的女客之后,心中存着的疑虑便更少了,由店家引去小隔间脱衣、量尺寸。哪成想,刚一进去,她没来得及出声提醒楼下的杜昉等人,就被藏于门后的贼人给劈晕。

    待到她再度醒来,已经是眼下这个境地。

    孟桑心里头自然是惊慌的,但她更清楚越是这种时候就越要冷静。

    于是,她不动声色地放缓呼吸,装作还未醒来的模样,以免惊动贼人。因着双眼上的布条绑得太严实,连眼皮子都掀不开,她就用耳朵去听周围的动静,分析自己的处境。

    毫无疑问,那店家必然与歹徒有所勾结。不过她现下不知其中内情,便也只能将这个疑惑按捺下来,先顾着当下。

    现下她应当在一辆驴车、牛车或者马车里头,内里地方狭窄,她是侧躺在车中,身边似乎还躺着一人。

    听着近在耳边的细微呼吸声,孟桑隐隐了然。

    只怕阿兰也被掳过来了。

    她静静听了一会儿,确认车内再无其他人,方才放松片刻,开始试着挣脱手脚上的束缚。

    除此以外,还能听见断断续续的木轮轧过黄土地面的声音,车辆前进时发出的“吱嘎”声,以及车外隐隐传来的行人说笑声。

    能费这么一番工夫,特意设局绕开杜昉等人,绑了她和阿兰的人,究竟是谁?

    没一会儿工夫,许是车辆前行时被什么东西轧了一下,阿兰与孟桑不由自主地随着车厢晃动而撞到车壁,前者陡然醒了过来,意识到处境之后,慌张地发出零碎的“呜嗯”声。

    顿时,外头传来贼人压低声音的几句怒骂,有人掀开帘子,恶狠狠道:“闭嘴!否则现在就宰了你们!”

    孟桑晓得此时再也装不下去,竭力挪动上半身,去够阿兰的后背。

    阿兰一开始感受到有人靠过来,心中无比惊慌,但在闻见熟悉的头油味道之后,下意识安心许多,强逼着自己冷静。

    她见孟桑一直没有发出声音,又结合方才歹人的话,隐约猜出孟桑的意思,于是颤抖着身子,慢慢安分下来。

    至此,孟桑听见贼人恶声恶气的一句“倒是识相”,外加撂下帘子的轻微声响,然后才呼出一口气,继续用额头去安抚阿兰,并频繁在心里重复——

    不能急,不能惹怒对方。

    对方不直接杀了她们,而是费尽周折人绑走,必定是她们还有什么用处。

    如果她没能力带着阿兰平安离开,那就要竭尽全力拖延时间,等着谢青章和其他人来救。

    她可以做到的,一定可以的。

    师徒二人靠在一处,虽然口不能言、眼不能见,但在用这种笨拙的方式安慰彼此,告诉对方自己的存在。

    -

    过不多久,车辆在经过七绕八拐之后,终于停下。

    察觉有人掀开车帘后,孟桑被人粗暴地拽起,拖到车下,半摔在地面上。还未稳住身子,就听见一道粗哑的男声传来。

    “把她们脚上的麻绳解了,带到正屋。”

    “喏。”

    孟桑在感受到脚上束缚解去之后,又被人从地上拽起,被迫随着对方踉跄往前走。

    在她与阿兰被带进一间屋子后,又双双被绑到方柱子上。

    杂乱的脚步声渐渐消失,唯余或轻或重的呼吸声。

    半晌,从正前方传来一声嗤笑。

    “这就是厨艺绝顶的孟厨娘?别是外头吹嘘的吧?”

    “要我说,费这么大劲把人绑来干嘛,直接杀了不行?再不然,卖去平康坊,或者卖给随意一个讨不着媳妇的无赖,将人绑上一辈子,再也碍不着咱们的财路!”

    又有一人接话,不赞成道:“这名声是国子监那帮子监生传出来的,哪里会有假!你莫要冲动,免得误了咱们的大事。”

    那人不说话了。

    孟桑直直站着,听着“财路”“国子监”二字,心中了然。

    只怕这些人是与捉钱有关了。

    听话里话外的意思,是她确实于他们有用,方才没有直接动手。

    她暗暗呼出一口气,口中“呜呜”两声,示意自己要说话。

    屋中静了一瞬,几息之后,有人过来给孟桑解了双眼和口中的束缚。

    眼上压力最初解开之时,孟桑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多眨了许多次眼,这才勉力看清周遭——正前方的方桌边,坐着三个中年男人,四周或站或蹲着数人,而阿兰被绑在她的右方。

    孟桑拼命在心里给自己打气,佯装惊慌地问:“你们是何人,为何绑我来?”

    坐在最左边的吊梢眼男人开口,面带凶色,咬牙切齿道:“为何绑你?自是因着你妨碍了我们的财路!”

    听见对方开口,孟桑便晓得这是一开始说要将她和阿兰卖去平康坊的人。她按捺心中怒气,壮着胆子:“我不过是名庖厨,哪里能挡着你们路子!”

    “吊梢眼”浓眉一竖,当即就要开口骂些什么,却被坐在最右边的塌鼻梁男人拦住。

    “塌鼻梁”似笑非笑地看向孟桑:“孟厨娘看着慌乱胆小,实则在暗中套话,倒是不简单啊。”

    闻言,孟桑心中一凛,晓得再也装不下去,索性丢掉那些伪装,坦然道:“你们费这么大工夫将我们绑来,想来是我身上一些东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