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霸总让我坐在宾利上哭 > 第138章 番外

第138章 番外(1/2)

    01.【有关玉佛】

    -

    居青寺一行后,宋觅的颈间从此多出一枚浓绿通透的玉佛。

    男戴观音女戴佛。

    她经常站在镜前端详自己,目光长时停留在锁骨上的玉佛上面,手指情不自禁地抚上去,表面触感生凉,贴着肌肤那一面却是温热。

    明明没有戴几天,宋觅却对这块玉佛极为看重,洗澡时会小心翼翼取下置在铺着软黄绒布的饰盒里妥善保管,待洗完澡后再重新取出来戴上。

    平时她也会严谨地把玉佛放在衣领里面,绝不显露出来,偶尔不小心因为身体活动而掉出来,她也会第一时间把玉佛塞进领里。

    可以说珍视的程度比谈西泽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有一回,谈西泽送她回家时,她坐在副驾上,手机不小心掉到脚边位置。

    她弯腰去捡手机的时候,玉佛随着她身体弧度而一点一点从白衬衣的领口滑落出来,她立马小心地忙坐直身体,把玉佛放回原处。

    正巧是个需要长时间等待的红灯,谈西泽一转头就看见这一幕。

    “这么爱惜?”谈西泽单手搭在方向盘,手指修长分明。

    “这么重要的东西,当然要爱惜。”宋觅理所应当地说道,“是阿姨留给你最后的物件,也是你给我的求婚信物。”

    她的手隔着衣服布料摸到那块玉佛,眼神怜惜。

    瞧宋觅这般模样,谈西泽只觉得心中某处在往下塌陷,落进软绵绵白蓬蓬的云朵里。他清冷的目光也稍显柔和:“你戴更合适。”

    他伸手,把她额角处稍翘起来的一缕呆毛抚顺:“这块玉传了几代,传女不传男。这也是我外婆留给母亲,并且嘱咐过母亲这玉只能给我以后的太太。只可惜我母亲福薄,没能亲手给她的儿媳戴上这块玉。”

    原来还有这么一段故事。

    “阿姨要是在的话……”宋觅听他提起过他母亲,是个相当严苛且讲究的女人,“那能喜欢我吗?估计会根本看不上我吧。”

    谈西泽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妄自菲薄:“怎么会?”

    他目光里多出几分探究,盯着她几秒就能猜到个七八分:“母亲只是对我严厉,却绝对不会为难你,更谈不上看不看得起一说。”

    宋觅默默听着。

    她偏了偏头,神色添几分疑惑:“为什么?”

    谈西泽脸上的笑意略微敛去,眸底是薄凉的颜色,语气降下去:“她是个苦命的女人,所以不会为难女人。”

    “好啦,我们不说这个了。”

    宋觅察觉到他情绪的细微变化,忙刹住话题。

    再往下聊的话,气氛就该变沉重了。

    谈西泽向来擅长情绪管理,纵有负面情绪,也能在很短的时间里收拾好。令他没想到的是,他刚刚一瞬的情绪流露,就被她细心地看在眼里。

    “不想让我不开心?”他问她。

    “嗯。”

    谈西泽却声息轻懒地低笑一声,眼风轻佻玩味地飘至在她脸上,语气更是显得风流:“那觅觅亲我一下行吗?”

    虽是疑问句,他却没有等她表态,而是采取陈述句过后的做法。

    谈西泽直接倾身过来就要吻她。

    前方的红灯还有最后十秒。

    即将跳为绿灯。

    宋觅单手支抵在他一侧肩膀上,偏开脸躲他的吻,娇赧地轻嚷着:“你别闹,马上就绿灯啦。”

    强势是掩藏在谈西泽的骨血的里。他三指轻握住她下巴抬起来,抽空看了眼前方的交通指示灯:“没闹。这不是还有五秒?”

    他的语气慵懒至极,态度却是丝毫不容宋觅拒绝。

    她被他温凉的指引这被迫抬起脸,下一瞬,是他身上清远甜冽的气息逼近,在淡淡九里香的味道里,他在她唇上深深落下一吻。

    宋觅的心重重跳了一下,而后往下陷,甚至连带着胃部都有下坠感。

    体腔内似有小阵风卷过。

    不管和他接吻多少次,但他每一次吻来时,都会让她心动不已,想来这就是喜欢一个人的表现。

    谈西泽的时间把控得恰好,刚刚三秒钟,他只浅尝辄止,即刻抽离。如一只蝴蝶路过一朵花,只沾了沾花尖后就振翅飞走。

    谈西泽抽身坐好启动车辆,目视前方,表情平静从容。

    只有宋觅还沉在刚刚亲热的氛围里。

    直到车子都开出去好一段路,谈西泽在空旷路段抽空转头看她一眼,眉眼含着笑,故意拿话逗她。

    “这么意犹未尽?”他只是笑她,“那等下慢慢亲。”

    “你好烦。”

    宋觅意识回笼,眼神不自在地闪了下,转头去看窗外,“……你老是这样逗我。”

    谈西泽眉梢一挑,没由来地笑了下,问得也是直白:“那你是讨厌我这样?”

    宋觅没搭腔,依旧看着窗外,耳却一点一点染上红意,像天边火烧云的颜色,一路无法无天地烧,烧得哪里都是红的。

    耳廓,耳垂,耳根……没有一处逃得掉。

    嗯。

    她不讨厌。

    -

    02.【有关戒指】

    收到订婚戒的那一天,正值霜降时节。每一年的霜降节气,她都会想起白居易的那句“桃李与荆棘,霜降同夜萎。”

    她将窗户关好,拉拢帘子,准备回床上躺下时接到谈西泽的电话。

    “睡了?”他在电话里问。

    “还没。

    谈西泽说话声线比平时低,还有些顿闷的哑意:“已经换睡衣了吗?”

    宋觅停在床边,没有拖鞋上床:“嗯,换上了。你声音怎么回事,是感冒了吗?”

    听筒里传来男人几声压低声音后的咳嗽声。

    还有一声鸣笛声。

    “你还在外面。”她知道谈西泽偶尔会去赴一下云正的约,到云正的酒吧露个脸捧场,“是去喝酒了?”

    “我在开车。”谈西泽说。

    算是另一种回答,他没喝酒,喝酒不开车。宋觅轻声问:“是在回家的路上吗?”

    那端沉默两秒。

    也许是他腔调太过慵懒散漫,导致他分明没有喝酒,宋觅却生生从他声音里听出几分微醺来:“在见你的路上。”

    “见我的路上?”她语气微讶。

    他淡淡嗯一声。

    宋觅打消上床的念头:“那你现在在哪儿?”

    谈西泽又咳了两声,才缓缓应道:“到小区门口了。”

    短短两分钟的电话,宋觅就听见他咳了两次,心里难免有些着急:“那我马上下来。”

    “不急。”

    他咳嗽过后的嗓子,有种颓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