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春不晚 > 嫁给我

嫁给我(1/2)

    吹风机的声音戛然而止, 昏暗光线下男人低下眉眼,居高临下地悠悠看着她笑。

    周晚意的心徒然一跳,明明俩人头抵着头, 她却总觉得江厌这笑里隔着层雾气, 像清晨的山林,看不清前路,也捉摸不透心思。

    “江医生,”周晚意眨眨眼,“难道你不懂我意思吗?”

    “我没那么禽、兽, ”江厌笑着, 深邃的眼眸底卷了点狭促的意味。

    周晚意瞳孔滞了半瞬,半晌才明白过来他会错了意。

    “头发已经吹干了,快去睡觉。”

    江厌松开她最后一缕发丝,淡淡道。

    他把插头拔开线头绕好重新放回柜子里,然后又走到玄关处,把房间里的大灯关掉。

    光线一下子就暗了下来,周晚意看着男人不断靠近的颀长身形, 深吸了一口气,觉得自己有必要要把这件事情解释清楚。

    “江厌——”

    男人抬头, 眉头略挑。

    “怎么?”

    “我刚刚不是要想那个……”

    “哪个?”他眼底狭促未褪, 故意问。

    “就是……你知道的那个啊。”

    周晚意走过去,双手重新勾住他的脖颈,低低道:“我只是想让你抱我到床上去,有点不想走路而已……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哦。”

    他收起眼底的笑, 看着挺失望的。

    周晚意心又一沉, 捏了捏手心, “不过如果你实在想的话, 也不是不可以。”

    男人笑了声,然后将她打横抱起,步履平稳地像大床走去。

    此时风雪寂静,周晚意呼吸微紧,从心头软到指尖。

    从未觉得,从门边到床的距离会这么漫长。

    她的后脊微微绷着,直到被江厌平稳放到床上时才勉强平直下来,手指紧了紧,试图却接他腰间的系带。

    男人眸里晦暗不明,却还是抬手将她的皓腕握住,轻轻往外带了带。

    周晚意睁着眼睛,有些无措,然后看着他很是认真地给自己盖好被子。

    “不,不用那个吗?”

    “……你明天要早起。”

    他轻叹了一口气,从床上一把坐起,在周晚意手背滑了一圈,来到她睁着的眼睛上,盖住。

    他说:“睡吧。”

    屋里的最后一盏小灯被关掉,黑暗里,男人走向洗手间的背影些许狼狈。

    周晚意揪了揪身侧的枕头,突然感觉有点对不起江厌-

    按照习俗周晚意这个婆家带过去的伴娘得和新郎一起,在天亮之前到达新娘家迎亲。

    所以不到三点,她就被江厌喊醒了。

    周晚意没有起床气,但也不知道是睡眠不足还是昨晚喝了点酒的缘故,今天格外地不想起。

    江厌体谅她累,将人用衣服包好抱着去酒店事先租下来的化妆间。

    化妆师黑口罩之上是两个大黑眼圈,见周晚意直接睡着被抱过来,不免有些艳羡。

    她打了个哈欠,和造型师打趣:“吃了这么多对新婚夫妇的狗粮,没想到今天还会吃到伴娘的狗粮。”

    造型师也笑:“可不是吗,真是羡慕啊……”

    话还没说完,就被江厌打断。

    他食指轻抵薄唇,“嘘——”

    “别打扰到我女朋友休息。”

    这回化妆师和造型师是真的不想说话了,各自打开工具包,只不过手上的动作都稍微放轻了点。

    周晚意底子好,且伴娘装不需要很出彩,所以不到半个小时就化好了。

    化妆间里很安静,周晚意还没醒,造型师从衣架上拿出套伴娘服,进退两难。

    江厌从沙发上起身,手往造型师面前一伸。

    “干嘛?”

    “给我。”江厌语气淡淡,没什么波澜。

    化妆师不解:“什么东西?”

    江厌:“礼服,给我。”

    化妆师一副原来还可以这样的震惊表情把礼服放到了江厌手上,然后很识相地出门,顺带还帮他们把门给关上了。

    这不是江厌第一次给周晚意穿衣服,但礼服拉链有点难拉,周晚意又偏着头,一副不太配合的样子。

    江厌摩挲了下指尖,只得一手托住她自然下垂的脑袋,另外一只手从后面把礼服的头洞套进去。

    好不容易才把衣服穿好,又嫌暴露的太多,用羽绒服给她从里到外裹了个严实。

    迎亲的车队已经在酒店楼下准备好了,江厌抱着周晚意从电梯一路下来,快到大堂门口的时候才轻拍她的额头,将人叫醒。

    “……嗯?我怎么睡了这么久?”

    一直看到外面的冰天雪地,周晚意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已经睡了好久。

    “糟糕!我的妆还没化,而且礼服也没换!”

    江厌将她放下来,挺淡地笑了下:“妆已经化好了,礼服我也帮你换了,不要慌。”

    周晚意把羽绒服解开,发现果然是换好了礼服的。

    虽然她的脑子里对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全部都没有印象,可一旦想到江厌帮自己换衣服还是脸红到不行。

    她咬了下唇肉,问:“怎么不叫醒我?”

    “想让你多睡会儿。”江厌的声线懒懒倦倦的,带着清浅的笑意,蛊得周晚意的脸越烧越红。

    他定住,然后将她羽绒服拉链重新拉上,认真中带了点偏执的意味:“衣服扣好,不许给别人看。”

    周晚意点头笑,“这外面冰天动地的,我就是想给看也不成啊。”

    江厌笑着最后在她头顶揉了把,“快去吧,车已经再等了。”

    “好。”

    周晚意跑到打头的那辆车副驾驶,所有接亲人员全部到齐,车队油门拉响,整装待发。

    酒店大厅的灯光将男人影子拖得老长,夜风吹来,弄乱了他额前的碎发。

    周晚意按下车窗,最后朝他挥了挥手。

    昏暗灯光里,她看见他笑了一下,然后唇瓣轻轻张合。

    他说:我等你回来。

    车队出发,迎亲的小旗迎风飞扬。

    结婚是个苦累活儿,尤其是伴娘伴郎,周晚意自一大清早起来就一直忙到上午将近十点,才顺利和迎亲队伍一起把新娘接回酒店。

    新娘去化妆间补妆,婚礼进入中场休息阶段。

    从一大清早被叫醒开始到现在,周晚意一口水都没喝过,也没吃半点东西,此时胃已经开始有点痉挛了。

    但很快就要正式举行宣示了,她作为伴娘需要站在门口帮忙和新郎伴郎们一起迎宾,根本走不开。

    今日的风雪还是很大,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