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误入樊笼 > 第91第章 事发

第91第章 事发(1/3)

    船只撞上暗礁失事的消息一传来,府里顿时沸反盈天。

    崔三郎闻言直接昏了过去,更是乱上加乱。

    二夫人掩着帕子,守在崔三郎床边直掉泪。

    崔三郎用了针灸,歇了好大一会儿才睁开眼,他一把抓住了二夫人的袖子,声音嘶哑:“母亲,是不是你做的?”

    二夫人原本正在掉泪,一听,瞬间绷起了脸:“船只是你挑的,护送的人也都过了你的眼,就连日子都是你择定的,同我有什么关系?夏日水面本就多事,何况是撞上暗礁,你不信便自己去瞧瞧那船上的漏洞,听说正是被磕坏的,都是命数罢了。”

    都怪他?

    崔三郎慢慢松了手,忍不住自责,可转念一想:“母亲不是一直厌恶表妹吗,当真不是你?”

    “那是我的亲侄女,我难不成是铁石心肠吗?”二夫人眼中噙着泪,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

    崔三郎不说话了,毕竟是他的生母,他不好用过多的恶意揣测。

    “怎么会出了这样的事,表妹早上还好好的同我话别,如今竟是连尸首也没找到,怎么偏巧让她给碰上了?”崔三郎又悔又气,趴在床沿咳了起来。

    二夫人连忙叫了痰盂,又伸手拍了拍他:“不怪你,要怪只能怪陆丫头命不好,我安排人多做几场法事,再给江左多送些银钱,想来陆丫头在地底下也能安歇了。”

    “可表妹还那么年轻……”崔三郎一想起来,仍是难受的喘不过气来。

    “人毕竟已经走了,你伤心又有何用?倒不如打起精神好好料理她的丧仪,也算对的起她了。”二夫人又劝道。

    崔三郎没办法,只能点了头:“那还请母亲厚葬表妹。”

    凝晖堂里,大夫人听闻了消息也犯了头疼,摇着头直叹可惜。

    崔璟自打知晓后,更是像丢了魂一样,一直念叨着:“不可能,怎么会突然出事?”

    他明明派了船在后面跟着,就是防止出意外。

    怎么同在一处江上,他的船没有出事,偏偏表妹的船出了事?

    当真有那么巧吗,还是二房动了手脚?

    “大郎,人死如灯灭,你也莫要太过伤悲。”大夫人劝慰道,“不过陆丫头既救过你,她的丧仪我们自然得多出出力,我已安排人托了东西送到江左去。”

    “可……”崔璟仍是觉得有哪里奇怪。

    他琢磨了许久,才想起来崔珩,对了,行简,表妹遇难这样大的事,行简为何连面都不露?

    表妹连尸首都没找到,难不成是行简从中做了手脚……

    他正猜疑,崔珩便进了门来。

    “二郎,你的手怎么了?”大夫人敏锐地看到了他手上一指长的血痕。

    “没怎么,我今日带了人去寻表妹的尸首,无意间刮伤了。”

    崔珩淡淡地道,微微背了手。

    原来行简还在找表妹,崔璟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大夫人一听也点了点头:“三郎卧病,二房那边没人撑着,我们是该帮衬着点,你多派些去找找,即便人不在了,至少也得找到尸首,那么好的姑娘,要是让鱼给咬了,虾给吃了,可太作践人了。”

    “好,母亲尽管放心。”崔珩应了一声,转了转手上的扳指又道,“只是找人需费些周折,这几日我恐怕要外宿,不能来给母亲请安,母亲见谅。”

    “都这种时候了,何须拘小节。”大夫人摆了摆手,不以为然。

    “那我也去找。”崔璟附和道。

    崔珩却打断了他:“江面风高浪急,湿气又重,兄长体虚,莫要伤了自己,这件事交由我来办便好。”

    他眼尾满是红血丝,声音也有些哑,一看便是疲倦过度。

    看来行简对表妹是真心的,表妹若是知道,恐怕也不会那么怨怼他了。

    崔璟没再争执,只拍了拍他的肩:“身体要紧,莫要累垮了自己。”

    崔珩点头,匆匆处理完府里的事,换了身衣服后便去了光德坊。

    光德坊里

    雪衣醒来已经半日,脑海里走马灯似的,眼花缭乱,加之迷药的药效没过,她浑身无力。

    歇了好一会儿,她才恢复了些精气神,由晴方扶着下了地。

    不看不知道,细细一瞧,她才发觉这里看着普通,同她初见的相差无二,但内里的陈设却都换了一通,黄花梨木香几,小叶紫檀拔步床,千秋书架,紫竹屏风……每一样都不是凡品。

    金屋藏娇,他倒真做的出来。

    雪衣敛了敛眼神,打开窗子,只见庭中植着一株硕大的桂树,桂花如米粒,黄灿灿的,星星点点夹在在葱茏的绿叶中。

    秋日傍晚,于树下纳凉,桂花同载酒,配一二瓜果,颇有雅趣。

    但若是人被关着,一切便提不起了兴趣。

    她眼神又往门前望,只见门边严严实实的安排了四个魁梧的守卫。

    晴方几次想出去,都被客气地请了回来。

    对付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二表哥竟出动了这么多人,未免也太看得起她。

    雪衣出不去,只好又回房睡下。

    昏昏沉沉间,她忍不住去想府里的状况,姑母现在一定极为得意,三表哥兴许会为她哭一哭,最为真心实意的恐怕只有大表哥了。

    这回可真是亲者痛,仇者快了。

    雪衣迷迷糊糊地睡下,睡到傍晚,院子里忽然嘈杂起来,仿佛进来许多人。

    “表姑娘,这是公子给您安排的女使,您看看合不合用,还有什么短的,缺的尽管告诉我。”

    见她醒了,杨保领着三四个十五六岁的女使进到了外间。

    那几个女子大约是听了什么训诫,一进来便齐齐地叫雪衣“夫人”。

    雪衣闻言微微僵硬了一下,语气冷冷的:“我算什么夫人?你怕不是叫错了。”

    “这是公子吩咐的,卑职也只是照办。”杨保连忙低头。

    那几个女使一听哪还有不明白的,眼前这位娘子生的这般美貌,偏偏被养在了外头,恐怕……是个外室吧。

    几人一起低下了头,仍是唤:“夫人息怒。”

    她们的默认更让人难受,雪衣烦闷地背了身:“我有晴方就够了,你让她们走吧。”

    “娘子可是看不上,公子说了,娘子若是觉得她们不得用,外面还有一批,只等娘子看顺眼。”杨保又开口道,心想公子果然了解表姑娘,连她要说什么话都预料的分毫不错。

    “你说什么?”雪衣回头。

    杨保低头又重复了一遍:“公子还说了,若是娘子还看不上,便再去外面采买,直到娘子满意为止。”

    她打眼一看,门外果然还有人没进来。

    二表哥还真是把她拿捏的死死的。

    雪衣又生气又无奈,她根本犟不过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