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阵营反转后我成了警视总监 > 第62章 黑方毛利兰

第62章 黑方毛利兰(1/4)

    “跳、下、去、了?”

    毛利兰精神恍惚地重复着这段话,眼底流露出一丝不可置信。

    安室透沉默着点了点头。为了避免吓到毛利兰,他其实还隐藏了一部分细节。

    前一天晚上,在那座荒岛上,他们顺着竹下真涉留下来的足迹,一步步找到了这座高塔的正下方。

    约莫有上斤重的、不知道有多厚的铁门,牢牢地挡在高塔入口处。铁门的上中下三个位置,分别被人用铜锁锁住。他们废了好大力气,终于撬开那扇厚重铁门的门锁,正准备推门而入,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沉闷的巨响。

    熟悉的响声,让有过多次现场执行任务经验的安室透,第一时间僵直了后背。毫无疑问,塔上只有凶手和毛利兰,眼下有人坠塔,谁的可能性更高,根本不需思考。

    安室透甚至没有勇气转过身、朝后看。

    反倒是站在他身侧的柯南,第一时间扭过头,天蓝色的眸子里倒映出那具血肉模糊的躯体。

    那个原本面色惨白的小男孩,在看到尸体之后,眉眼骤然间放松下来。

    他下意识呢喃道:“不是……”

    不是什么?

    安室透转过身,望向那个方向——

    在距离他们几步之遥的泥地上,俯卧着一个黑发青年,他的身下是一大片血污。从脏污中,勉强还可以窥见白大褂的一角。

    不是毛利兰。

    黑发、白大褂、男性。

    从高塔上跳下来的人,是竹下真涉。

    发现从高塔上跳下来的人不是毛利兰后,在场所有人都下意识松了口气。

    但现在更大的问题出现了——

    凶手本人为什么要跳塔呢?

    对方能够用那样残忍血腥的手段、连续杀掉六轮游戏玩家,光是人皮标本就装满了一整个地下室,这些事情无一不说明,对方的狠心和变态程度远超常人。

    像这样缺乏同理性的罪犯,怎么可能在什么都没有做的情况下,莫名其妙一个人跳下高塔?

    总不可能是突然良心发现了吧?

    难道在高塔之上,除了毛利兰和竹下真涉,还存在着第三个人?是那个多出来的第三人将竹下真涉推下高塔?

    不,不对。

    从肉眼粗略的测量中,尸体落点其实并不靠前。如果将尸体的落点,和高塔的窗户连成一条直线,这条线和高塔塔身的倾斜角度不大,不太符合被人从高塔之上推下来的情况,更像是——

    死者主动从塔上跳了下来。

    问题再一次绕回原点,竹下真涉不可能平白无故从塔上跳下来,对方要么是遇到了什么刺激,临时改变了计划。要么是被人提前打晕、从窗户抛下、伪造成自杀的假象。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高塔上都有可能发生某种他们没有预料到的情况。

    再多拖一会,被绑架到高塔之上的毛利兰都会更加危险。

    所以他们当机立断、推开铁门朝着塔上冲——

    ·

    “安室先生?我想要问……”

    “安室先生?安室先生?”

    有些沙哑的女声,在他身前响起。

    安室透的意识在一瞬间从回忆中抽离出来,回到了现实世界。

    他低下头,眨了眨眼睛,望向毛利兰。

    后者坐在床上,脸上露出一副犹疑的神色。

    “我想要问一下,当时你们发现我的时候,那个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吗?”

    “!”

    安室透愣了一下。

    他极其敏感地、捕捉到对方这个提问的前提——

    在已知竹下真涉已经跳下高塔时,提出这样的问题,是不是说明在对方的潜意识里,高塔上还存在一个第三者?

    他压抑着唇角的抽动,用平静的语气反问道:

    “为什么会这么问?”

    “额……”

    毛利兰沉默了一瞬。

    她恍惚间,好像记得自己当时遭受到了两种攻击。

    一种攻击从正前方来,直直地指向她的脖颈,那股杀意逼得极近,但最终似乎并未造成实际伤害。

    真正留下痕迹的,是那道从后方来、打在她的脖颈处的攻击。

    当时现场,应该有三个人。

    如果成功的是竹下真涉,她现在应该已经身首异处了。那个将她击晕的人,非但没有伤害到她,还从竹下真涉手上将她救了下来。在她昏迷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导致竹下真涉跳下高塔?如果她说出那个第三者的存在,会否对对方造成威胁?

    重重顾虑压在心里,毛利兰犹豫了片刻,还是没有直接说出自己的结论。

    她下意识躲闪着眼神,低声补充道:

    “因为您刚刚说,竹下真涉跳下去了,但在我的印象当中,他根本就不需要跳下去。所以我猜测,现场可能还发生了什么我不了解的事情。”

    安室透微微眯着眼。

    他不想怀疑受害者,但是对方遮遮掩掩的态度,让他本能性地感到奇怪。

    她在隐瞒什么?

    现场那种极其诡异的状况……

    难道竹下真涉的坠楼,真的另有隐情?

    在对方所了解到的信息当中,是否还存在着一个杀死凶手的凶手?

    他半弯下腰,顶着妃英理近乎要杀人的目光,试探道:

    “我们原本以为,竹下真涉是被人推下塔的。”

    眼前的黑发少女,瞳孔霎时间放大,面上流露出一丝担忧。

    担忧什么?

    在为谁担忧?

    在替躲在高塔上的、不存在的第三人担忧吗?

    竹下真涉作为杀人凶手,已经伏法,但那个“第三人”,真的是安全的吗?

    安室透刻意停顿了很久,仔细观察毛利兰的神态。

    许久之后,他才缓缓开口:

    “当我们赶到高塔最顶上的小房间时,那个房间房门反锁。我们废了很大功夫破门而入,只能看见敞开的窗户,以及双手被绑在椅子上、昏迷不醒的你。”

    所有推测当中、都应该合理存在的第三人,根本不在现场。

    手握凶器的竹下真涉,从高塔上一跃而下。

    唯一留在现场的见证者——

    “室内只有你一个人。”

    “只有我一个人?”

    毛利兰愣了一下,神色恍惚。回忆与现实之间的巨大断裂,让她本就慌乱的大脑愈发迷茫。

    如果塔上没有人,那个记忆里的人,难道只是她臆想出来的存在?

    毛利兰的目光下意识搜寻,在病房里转了一圈之后,又空落落地收了回来。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