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穿成阴鸷反派的联姻对象 > 第66章 萝卜凯旋

第66章 萝卜凯旋(1/3)

    郁白含说完,指尖勾了一下陆焕。随后他在陆焕的注视下转头朝更衣区走去。

    拐入更衣区,便彻底离了陆焕的视线。

    前方是一列等候的队伍。郁白含刚走出几步,身后忽地感觉到有人靠来,接着一硬物抵上他的后腰。

    一道压低的男声落下,“别乱动,走。”

    郁白含脚步停下:来得还挺快的。

    紧接着一只手按在他肩头,状似熟络地将他从几名游客投来的视线中强硬地带向另一头。

    更衣区旁边就是楼梯口。

    郁白含被人抵着腰强行带进了楼梯间。幽暗的楼道里很快涌入了更多身高力大的男人——都是司延停雇来的人。

    他的手被迅速反剪着绑在了身后。

    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他在几名高大男人的绑押下顺着楼梯往下走。

    昏暗的光线下,只有墙脚边安全通道的标志散发着幽幽绿光。

    郁白含路过时瞟了一眼:……

    好一个“安全通道”,一路绿灯。

    司延停雇来的人显然早有准备,出了通道便避开监控摄像,将郁白含带到一辆车旁。

    后座门一开,郁白含被一股大力推了进去。“嘭!”一声闷响,撞进了后座里。

    他乌黑的眼微微一眯,在心里记了一笔:

    这狗东西。

    几名男人上车后,飞快地将车驶离了停车场。

    郁白含靠在车后座。

    车刚开出去不久,前座一男人便回头看了他一眼,对同伴道,“看看他身上有没有戴什么东西?”

    正逢秋凉,郁白含这会儿穿着长袖,背在身后的袖口下是那条鲸鱼手链。

    前座的男人说着朝他伸手,作势要掀他衣服。

    郁白含腿一抬“嘭”地架在车座背后,挡住那只伸来的手。他抬起下巴哼笑一声,如矜贵高傲的少爷般向人睨去。

    “做什么?我可是司家的少爷,陆氏的‘夫人’。你敢动手动脚的,我出去就告诉陆焕和我大哥!”

    那男人嗤笑一声,“我们就是大少的人。”

    旁边的同伴轻撞了他一下提醒,“算了,大少只说把人带回去。”

    这些豪门里的关系向来不清不明。

    万一事后真追究起来,他们可担不起。

    起先说话的男人闻言犹豫了一下,接着又扫了郁白含一眼,“也是。这副模样,就算把刀直接递他手上都没关系。”

    前座传来几声哈哈大笑,男人又转了回去。

    郁白含瞅着前面几个背影:

    还笑得嘎嘎的呢,一群普信。

    他背在身后的手指勾着鲸鱼坠摇开了按钮,录音、录像、定位一瞬全部开启——

    他往后座上安心地一靠。

    陆焕和秦伦这会儿应该都能收到他的信号。

    …

    汽车一路驶向熟悉的郊野。

    两小时后,他们停在了司家老宅门口。

    郁白含被拽着胳膊扯下了车。他看向跟前这座庞然大物,心头稳了一半。

    果然和他料想的一样:

    司延停抓他回去给他脑子刷机,一定会选在出厂设置的老地方。

    “走。”一股力道将他粗鲁地推了一把。

    郁白含往前走了两步,然后被司延停的人带了进去。

    进老宅的路上遇到了零星几名佣人。佣人们见了这幅场面全都视若无睹,显然早已被提前告知。

    郁白含很快穿过上次的大厅被带到了二楼。

    二楼拐角处,桌上布着白布画框。

    司延停正坐在桌边,听见动静转头朝他看来。那副斯文败类的脸上架着银丝镜框,镜面折出一道冷锐的光。

    郁白含站到了司延停跟前。

    司延停起身,一手捏住他的下巴将他脸抬起来,“变化真大……”

    郁白含瞅着他没说话。

    你也是啊,暴瘦十斤了吧?

    司延停看他不说话,指腹用力在他下巴上摁出一道红印,目光细细描过他的神色,“一手打磨出来的作品被染上了别人的颜色,还真是令人恼火。”

    周围的白墙白布白画框斜架着,白得有些神经质。

    司延停又笑了声,“这么看来,陆焕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郁白含嘴唇嚅了两下。

    下颌突然被猛地掐住。

    司延停盯着他,微微皱眉,有些匪夷所思,“你是想吐我口水?”

    郁白含:……

    啧,嘴张慢了,可惜。

    司延停冷哼了一声,挥手遣散候在一旁的其他人,叫人都去楼下守着。然后他抓着郁白含的胳膊,将人带上了楼。

    “好好谈你不愿意,那就直接点吧。”

    郁白含假意挣了两下,接着随他一路上了楼,又到了那间催眠室前。

    催眠室的门被嘭地推开,屋内的场景映入眼中。

    郁白含身上残留的生理反应还未被完全治愈,这会儿又下意识颤起来。

    司延停见状放松了点警惕,呵地笑了声,像是对他的反应相当满意。接着他将人一把搡进去,关上了催眠室的门。

    大门关上,郁白含又被拽到了床上。

    他抗拒地一挣,做出浑身戒备的样子。

    司延停抵了下眼镜,似无奈地一笑,“这就不好办了。”他说完几步走向一旁的柜子,将柜门密码解开,从里面翻出了一瓶喷剂。

    郁白含目光一瞬落过去:就是这个。

    催眠需要人处于放松或信任的状态。司延停一向是非法催眠,只能使用这种药物喷剂让人陷入恍惚又不失去意识,被迫接受暗示。

    跟前的人正背对着他。

    郁白含反剪在身后的手利索地撩开了自己的衣摆,在腰带后摸到一个按钮。刷——锋利小巧的锯齿轮弹了出来,抵着绳结一切而落。

    他手指一抠,从袖口抠下一枚暗扣。

    在这几秒的时间内,前面的司延停已经拿了药剂喷雾转过身走到他跟前。司延停将瓶身晃动了两下,对着他就要喷来。

    在对方俯身靠近的这一刹。

    郁白含突然伸手将指尖的暗扣抵在了司延停颈侧,一处电流蹿了出去——

    咚,喷剂脱手落在地上。

    “唔!”司延停浑身一抽,瞬间睁大眼似不敢置信。

    郁白含明锐的目光直视着他。

    他伸手还想朝郁白含抓过来,郁白含抬脚就对着他下腹狠狠一踹。

    噗通!一声闷哼和巨响之后,司延停撞上了身后的铁柜,他身体抽搐两下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