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新顶点小说    “这两件事颇有相似之处,不是吗?”见众人皆默然不语,陈皮接着说道,“但看诸位的意思,处置起来却大有不同,不知道哪位能为我解此疑惑?”

    大厅中沉默了良久,才有天松子站起身来恭敬地说道:“陈前辈,这些都是陈年旧事了,我们就不必再提了,前辈还是说说您对此事要如何处置的看法吧。”

    “不,天松子,这可是关系到未来与妖族战斗的大事,本人不通兵法,但亦知道功必赏、罪必罚的道理,而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公平二字,不能因为是某些门派的弟子就受到特殊照顾,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没等听到天松子一番话的纯清子等人松下心来,陈皮已经断然否决了天松子的提议。

    “也许在位的诸位会认为,清尘子他们不过是言语上冒犯了我,算不得什么大事,我是在小题大做,哼哼,我陈皮在这里明着说,这件事上我就是要小题大做了。”陈皮大声地吼道,这声音可谓是掷地有声。

    纯清子等人一个个面如土色,心知肚明清尘子等人是保不住了,如果说能按赵友城所说的处理方式解决此事,已经是烧高香的好事了,心中不禁大感后悔,早知如此,不如痛痛快快地答应赵友城的要求,何必闹到这个地步。

    “我今天要的就是这公平二字,我要知道这些图我妖仆、毁我声誉、当面辱骂我的人到底应当受到什么样的处罚。”

    陈皮的怒吼声在大厅中回荡,每一个字都仿佛一柄巨锤重重地击在了纯清子等人的心上,就连一向泼辣蛮不讲理的纯岚子也是脸色苍白,额头上满是黄豆大小的汗珠,此时的她才知道后怕。

    有了陈皮这样一闹,对清尘子和宇文扬威五人的处罚自然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再也没有人出来为五人说情? 更何况不少人认为天德宗这一次亦是咎由自取,他们仗着自己是名门大派的弟子? 平日里飞扬跋扈惯了? 这一次算是踢到石头上了,见到纯清子和观心子他们吃瘪的模样? 不知有多少人在心中暗暗地偷笑。

    清尘子与宇文扬威几人面如土色地跪在了大厅的中央,不住地将哀求的眼神投向四方? 却无一人给予他们任何一点回应? 就连他们自己门中的长辈,也别过头去,不看他们,而更多的人则是以轻蔑的眼光看着他们。

    宣布最终结果的是洞玄派的代表? 赵友城的要求得到了不折不扣的满足? 只是最后经天松子要求,鉴于目前的特殊性况,无法送五人回国,而且执行任务的人手确实不足,所有的实质处罚均延后执行? 命五人戴罪立功,而一向拒不承认陈皮为长辈的纯清子等人? 则主动低下了头。

    趵勒的要求亦得到了满足,三天后天松子和纯清子、观心子等人将代表所有修行者与雪妖一族签下互不侵犯的条约? 以此形式保证雪妖一族的安全。

    等厅中诸人逐渐散去,纯清子带着清尘子几人来到了陈皮的面前? 毕恭毕敬地说道:“陈前辈? 贫道门下弟子们无知? 冒犯了前辈,贫道带他们前来向前辈赔礼道歉。”

    陈皮随意地摆了摆手道:“这些俗礼就免了吧,如果说他们能将这次教训谨记在心,那比他向我赔礼道歉一万次也有用,如果说根本没放在心上,那这赔礼道歉更是表面功夫,毫无用处,妖族众多,但并不是所有的妖族都投,你们行事要小心谨慎,莫要无端地为我们树立敌人,最好不要去招惹他们,我们如今的敌人已经够多了,就不要再自寻烦恼了。”

    纯清子陪笑道:“前辈说得是,弟子一定回去好好教导他们,不忘前辈的教诲。”

    此时的他再也不会提什么要求陈皮应当受指挥委员会节制的狗屁提议了,无论是陈皮的辈份,还是他的修为,都绝不是他们这些低辈的修行者所能比的,陈皮无意管束他们,已经是他们的福气了。

    观心子也在一旁面带愧色的听着,如今与陈皮关系最僵的就是天德宗和道心宗两派,上一次的风波还未平息,现在又出了这样一档子事,又怎么能不令纯清子和观心子两人暗中焦虑呢。无端地和陈皮结下架子,回到国内,必然会受到宗主的严加惩处,所以两人只能拉下脸面,留下来与陈皮修补关系,希望能将影响降低到最少。

    陈皮想了想,郑重其事地对两人道:“你们回去一定要拘束门下弟子,绝不要去招惹雪妖和那个趵勒,趵勒的修为已经趋于大成,我自认亦不是他的敌手,若是将他惹恼了,投身那边,无疑将是我们的劲敌。”

    纯清子和观心子心中大震,如今在修行者中,就是以陈皮的修行似乎最高,现在连陈皮都这样说,趵勒的实力岂不是更加可怖,两人唯唯诺诺地说了几句,恭恭敬敬地向陈皮告辞带着门下弟子离开。

    看着纯清子诸人消失在门外的背影,赵友城恨恨地说道:“哼,便宜他们了,若不是现在是特殊时期,我一定要师父上天德宗总堂讨个说法去。”

    “算了,友城,冤家宜解不宜结,今天陈前辈也算是给天照子他们师徒出了口恶气,这事就到此为止,现在妖孽横行,生灵涂炭,我们各派正是需要精诚一心,携手合做,才能将妖族的嚣张气焰压下,自己人的内部可不能先乱起来。”天松子拍了拍赵友城的肩头,语重心长地说道,“天德宗和道心宗亦是我修行界的名门大派,今后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借助他们的实力,实在是不宜与他们结下太多的冤仇,你明白吗。”

    赵友城点了点头道:“师兄你放心,这点分寸我还是明白的,而且有陈前辈盯着,你还怕我会胡来吗。”

    “好,那我就放心了。”天松子笑笑道,“你这个调皮捣蛋的家伙能这样说,我很欣慰啊。”两人虽然说是师兄弟,但是真的从年龄来算,赵友城当天松子的孙子都可以了,所以天松子对他亦宠爱有加。

    天松子转头对陈皮道:“前辈,弟子事务繁多,友城师弟您就多费心了。”

    “你去忙吧,友城这小子倒是蛮和我的脾气的,在我这里,你大可放心。”陈皮道,“尽可能地加快研究进度,传染病研究院的保卫工作也要加强,小心有人惦记。”

    “弟子明白!”天松子施礼后也离开了大厅。

    “前辈,趵勒真的有那么厉害吗?连你也不是他的对手?”赵友城憋了许久的问题此时才有机会问出。

    陈皮淡然一笑道:“伯仲之间吧,胜负五五开。”

    “那你为什么要和纯清子他们那样说,这岂不是长他人的威风,灭自己的豪气吗?”赵友城不解地问道。

    “哈哈,这些俗名我可是从来不放在心上的。”陈皮大笑道,“更何况这样一来,纯清子他们没有十足的把握时绝不敢去招惹趵勒,这才是我所想要的结果。”

    赵友城这才恍然大悟地笑道:“前辈你真狡猾!”

    “嘿嘿,这可是对我最好的赞美!”

    苏兰的天空犹如一个神经质的少女,或晴或陈或雨或风,瞬息之间说变就变,令人着迷于她那精彩而无常的瞬息万变,天空给人感觉总是压得极低,一眼望去,远方的群山之道:“为了保存幽冥君王的实力,我们不得不规定幽冥君王必须隐匿於人类社会中,绝对不得暴露身份,以免导致幽冥君王生存的危机,而那些不慎暴露了身份的幽冥君王,有时是被地府走狗所杀,而更多的时候是我们不得不执行戒律,将他们处死。”

    听到这里,在座的所有幽冥君王首领都不禁发出了长叹声,在中世纪以前,幽冥君王由于拥有远超常人的异能,常常可以成为一方霸主,拥有着权利和荣耀,但是自从地府发动战争后,幽冥君王的活动不得不转入地下,将自已隐匿在不为人知的陈暗所在,那份辛酸,岂是三言两语所能说得清的。

    “今天,我们十三氏族的首领齐聚一堂,不是来吵架的,也不是互相揭老底来的,而是为了我们幽冥君王能否再一次崛起。”凯斯特劳拍案而起,大声地吼道,“机会转瞬即逝,哪有我们在这里吵来吵去的时间!”

    “凯斯特劳,你说得不错,我们十三氏族的首领齐聚一堂,不是来吵架的,也不是互相揭老底来的,但更不是来听你训斥我们的,要摆领导架子,回你们长老会中摆去吧,我们没有义务看你在这里拍桌子瞪眼。”说话的幽冥君王懒洋洋地倚在靠背椅上说道,正是第六氏族的首领拉斯姆比,十三氏族中最年轻的首领,但是他的力量绝对在前三名内。

    凯斯特劳不为人知的微微皱了皱眉头,对这个年轻而无礼的氏族首领,他的心中十分地厌恶,但是表面上他却丝毫没有表露出来,在这个关键的时候,他犯不上为这点小事情和拉姆斯比他翻脸,区区的口头便宜对于老奸巨滑的他来讲,算不上什么。

    凯斯特劳哈哈一笑道:“很好,既然拉姆斯比首领也发话了,我们就平心静气地坐下来,好好地谈谈如何处理这件事,布瑞查首领,蝶萝家族归你的氏族所管,你就首先谈谈你的看法吧。”

    布瑞查,是一个看起来体格极其健壮的幽冥君王,与大多数的人们所认知的幽冥君王那样看起来似乎有些弱不禁风的模样,他是幽冥君王中最适合战斗的氏族首领,也是数一数二的强者,不过当然这只局限于战斗方面。

    “有什么好说的,全军覆没。”

    “相信这个坏消息很快就会传到他们的耳朵里,我们先后两次派出的人员,全部覆灭,近几十年来,我们氏族还从未受过如此严重的损失,因此我要求血债血还,立即派出第三批人员,剿杀我们的敌人。”布瑞查怒吼道,“不过在这之前,我希望各个氏族能提供一些成员,供我补偿,毕竟他们是为了我们幽冥君王的未来而牺牲的。”

    也难怪他如此的愤怒,被派往华国的第二批人员,绝大部分都属于自己家成员,内部又将掀起新一轮争权夺利的风波,而他自己的家族将失去一个重要得盟友,这一点是他绝不希望看到的,但是近两百名好手的名额,绝不是他一家所能补偿得起的,所以他才会在此为家族争取补偿。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