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姜二爷没兴致听戏,他吩咐道,“派个衙里的机灵兄弟盯着雅正,一旦她与奏事院的哪位官员接触,立刻告诉爷。”

    雅正最近有些反常,姜二爷得提防她跟奏事院的官员起冲突。

    “是!”姜猴儿两眼冒光地盯着他家二爷,“爷放心,不管雅正夫人跟哪个男人接触,小的都会一五一十地告诉您……”

    姜二爷踹了他一脚,“滚!”

    “哎呦……”姜猴儿夸张地在地上滚了两圈,哄他家爷开心,“爷的腿劲儿越来越大了!”

    姜二爷白了他一眼,“滚回来!”

    “来了!”

    刚从西院潜入正院的宋颗听到这动静,想象着屋内的情景,顿时血脉喷张,迫不及待地走向窗前。他舔破窗纸,将眼睛凑到破洞处往里瞧,便听身后一阵恶风不善,本能地往旁边一滚,冷森森明晃晃的刀刃砍在窗台的青砖上,将青砖砍为两半!

    这是想要他的命啊!这人能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身后,让宋颗惊出一身冷汗,再定睛一看他的衣着,更是吓得魂不附体。

    这里不是柳家庄么,怎会有千牛卫?!来及不多想,宋颗只想尽快脱身,他起身往墙头上蹿去。还不等他爬上蹿上墙头,千牛卫的宝刀已挂着风声砍向他的面门!

    宋颗只得抽剑与这人战在一处。刀剑相碰,“当”地发出一声脆响,宋颗被震得虎口发麻,立刻明白自己不是此人的对手,这样下去会没命的。他一边败退一边打唿哨召唤自己的手下,却不见有前来助阵,额头便冒了汗。

    屋里听到动静的姜二爷踹开门,提着一根棍子站在门口大声喝道,“尔等何人?竟敢私闯爷的庄子!”

    现在脱身已是来不及了,宋颗立刻转便策略,收刀跳到一旁,高声道,“姜大人,是我……”

    还不等他喊完,千牛卫已跟上,一脚将他撂倒,随后又是一脚,狠狠踢向他的肚子。宋颗“嗷”地一声蜷缩成一团,“别打了!姜大人是我,是我啊!”

    姜二爷自然听出了宋颗的声音,看着他被千牛卫踢打,姜二爷爽透了,直到千牛卫一脚踢在宋颗脑袋上将其踢晕后,姜二爷才上前抱拳,“多谢将军。”

    “末将来迟,让谪仙受惊了。”方才手狠脚黑的千牛卫向姜二爷抱拳。

    姜二爷一下就认出了这个声音,“宋将军?”

    千牛卫副将宋春平没想到姜二爷一下就能听出来是他,上前两步到了亮处,“正是末将。末将奉孔将军之命,前来保护谪仙。城外不必城中安全,谪仙该多带几个护卫在身边才是。”

    孔风阁让宋春平来保护自己?姜二爷一下有点转不过弯儿来,“多谢将军提醒。不知闯入田庄的是何人?”

    宋春平怒火又蹿了起来,“末将奉命前来还未进庄,便见这厮带着人鬼头鬼脑地翻墙进院,趴在谪仙窗前往里偷看!”

    娘的,这恶心东西!宋春平忍不住又踢了宋颗几脚。

    姜二爷也厌恶地皱起眉头,上前狠狠给了宋颗几脚。他本以为宋颗会潜入儿子房中探查他的真面目,谁知他竟冲着自己来了!

    “将军,这贼人咱们如何处置?”姜二爷怒冲冲地问。

    宋春平道,“末将奉命前来,所以要留他一口气,带他回去复命。”

    留一口气?姜二爷明白了,“此时天色已晚,将军和诸位兄弟辛苦了,先在庄中歇下,明日姜某随你们一同进城。”

    安顿好千牛卫将士,姜二爷去西院看儿子。一进门他就吓了一跳,“凌儿,你这是掉粉缸里了?”

    姜凌关上门低声问,“父亲,人抓住了?”

    “抓住了,揍了个半死。”姜二爷摸了一把儿子的小脸儿,“谁给你抹的?还挺好看。”

    姜凌回道,“是妹妹身边的芹白。”

    芹白和芹青是姜留身边的两个武婢,姜留发现芹白的功夫虽不及芹青,但她心灵手巧学东西极快,便以玩乐的方式教了她一些现代的化妆技术,今日派排上了用场。

    正说着话,裘叔低头走了进来,关上房门低声道,“二爷,咱们……呃……”

    裘叔也看到了少爷的脸,愣了一下忍不住笑了,“少爷,这是六姑娘的主意吧?”

    姜凌点头。

    裘叔低声道,“少爷这般模样,与二爷看起来真像是亲生父子。”

    “爷向凌儿这般大时,可比他俊俏多了。”姜二爷不同意。

    姜凌平静反驳,“男人比的是勇猛。”

    “爷力大无比,能扛起前进巨鼎!”姜二爷得意洋洋道。

    “那鼎才没有千斤。”

    “没有千斤你也扛不起来。”

    “父亲像儿这般年纪时也扛不起来。”

    “……”

    裘叔还是第一次见少爷与二爷斗嘴,觉得新奇又有趣,直到他俩吵完了,才低声道,“二爷,少爷,局势生变,咱们得商量下一步的对策……”

    第二日一早,宋春平与姜二爷同桌用罢早膳,命人将宋颗提出来扔进,扔进马车里。姜二爷假装才认出鼻青脸肿的宋颗,吃惊地瞪大眸子,“宋颗将军?!”

    宋颗被堵住了嘴,呜呜挣扎着要说话。

    姜二爷与宋春平道,“将军,此人姜某认得,他是肃州进京献马的宋颗将军,他……”

    还不待姜二爷说完,宋春平便虎着脸打断他的话,“末将奉命擒拿私闯柳家庄的贼人,不管他是何人,末将都要拿他回千牛卫复命,请姜大人莫为难末将。”

    姜二爷只得停住,爱莫能助地看了一眼宋颗,钻入自己的马车后,姜二爷抱着肚子无声大笑。身着暗红战袍的千牛卫骑马护送姜二爷出庄进城的消息,瞬间吹遍康安城,引得众人在马后跟着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谁知姜二爷的马车径直进了皇城,阻断了众人的视线。皇城内五监六部衙门门前,亦有不少人探着脖子看热闹。

    看到过来的果然是二弟的马车,礼部衙门门前的姜松忧心忡忡,又不敢上前询问。马车里的姜二爷挑开车帘,给大哥比了个让他安心的手势。

    马车穿过六部衙门停在皇宫门前,姜二爷下车,宋春平等人下马,宋颗也被提了下来。千牛卫殿前大将军孔风阁和叶清峰看到宋颗的模样,不约而同地抽了抽嘴角。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