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封魔将军 > 第三十一章 疯虫(求订阅,求月票)

第三十一章 疯虫(求订阅,求月票)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九个魔化的内奸,已经全部都被找到了,队伍里却又有人高声叫嚣!叫唤的内容,还和刚才魔蛆化的士兵一样!

    这家伙直接被周遭的兵勇手起刀落,斩首于当场!

    然而,令人唏嘘的是!这家伙喷出了一腔子的血,明明就是个活人,并非那种化蛆之辈,把所有人都看懵逼了!

    更令人惊诧的是,他的脑袋被砍下后,还冲着小雨发狠的大叫一声:“砍得好!”然后就双眼一闭,死去了......

    咕咕的鲜血流的满地都是,正在小雨和伙伴们错愕间!还是王景仁有“见识”,长叹了一口气,对小雨说:“仙尊,看到了吧,又一个发病的!变着花样的想作死!”

    一句话,点醒了所有人,之前被焚烧的那些“内奸”,都是魔蛆化的死尸,而刚刚被砍死的这个.....则是发“疯病”的患者,也正是因为有这邪病,王将军才率领一干兄弟人等,来陆南镇请灵玉大师的!只是两件事恰巧的赶在了一块儿,其中并无任何关联。

    果然,这被砍死的士兵没多一会儿,流出的鲜血.....渐渐的变成了墨绿色,皮肤也开始发绿,散发出了强烈的鱼腥味儿,简直令人窒息!司马阳刚想甩出一张符咒将其焚毁,小雨赶紧拦住了!

    “司马兄,且稍等,正好赶上这个机会,我要好好的看看死者的尸首!”小雨说道。

    所有的士兵都瑟瑟发抖,每个人的眼神都是糟心中透着无尽的恐惧!是啊......除了马蜂的魔蛆之毒外,他们每个人的头上,还都悬着“疯病”的诅咒呢,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发病,接着.....不用别人杀,自己就作死了!

    大家伙都兔死狐悲的瞅着那具断头尸,表情呆滞,眼神茫然。小雨走到近前仔细观察,发现.....在那尸头两侧的颞孔位置,开始渐渐的鼓包,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皮肤下缓缓移动着。

    不一会儿.....那东西就刺破了额头的皮肤,探出头来,果然如王将军所说,像是一对儿蜗牛的触角,油笔芯儿粗细,四处探伸着,还能拉伸变细延长,黏糊糊的,通体墨绿,样子极为诡异!

    说是在脑门的位置长出触角来,然而小雨细心的发现,它们真正破颅而出的点,是在颞窝处。这地方在头颅的两侧,太阳穴靠前,眼眶稍稍往后一点的位置,也是咬肌韧带的集结点.....但凡进化到爬行类及以上的物种,都有这个“穴眼”,也是颅骨最为脆弱的地方!

    伴随着这一对儿触手的探出,死者的尸头开始迅速的腐烂发绿,那股子腥味更加强烈了,令人触目惊心的还有,那已经死掉的脑袋,眼睛又睁开了,四处的瞅着,嘴巴也微微开启,舌头往外探,样子恐怖至极!

    倒是身体的变化,不像是头颅这般的剧烈......

    “仙尊,就是这么个情况了.....”王将军皱眉屏着呼吸,走到小雨近前解释道。

    小雨继续细心观察着,那对儿绿油油的触角,好像也感知到了旁边站着一个很可怕的存在,渐渐的.....又都缩回到死者脑袋里了。

    要说这股子腥味,确实挺熏人,齁的人嗓子眼儿都难受,但它并不是死人的臭味,也绝非鱼类变质后,弥漫整个水产市场的腥臭,而就是单纯的腥!

    这股子腥味甚至还有些“新鲜”的意思,就像是杀鱼的时候,鱼腔肚子里的那股子味道,只是加大了数十倍,乃至上百倍!

    以至于.....把三门镇里的夜猫子都引来了不少,一个个瞪着绿幽幽的眼睛,往人群堆里瞅,还“喵喵喵”的叫着。

    小雨抽出了飞琼剑,直接一剑劈开了死者的脑颅,但见.....在那颅腔之中,烂如棉絮般的脑髓里,到处都钻着像是刚才那对儿触手般的“线条”,分明就是一堆堆密集缠绕的绿色长线虫,情形恶心无比!

    这画面,就像小时候,踩死的大肚子螳螂,在其肚腔之内.....藏匿了许多铁线虫一般!

    看到了这一幕,士兵们再也忍受不住视觉和嗅觉的双重冲击了,直接“哇哇”的呕吐开来!连王将军也是蹙眉往后退了两步。

    “娘滴!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好恶心!”司马阳震撼道。

    小雨则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一切都对上号了......

    一开始,在船上的时候,王将军跟自己描述军营中的“怪象”,小雨就怀疑到了这一点,直到现在亲自的解剖了颅腔才最终确认,情况确实如自己一开始预判的一样。

    他又用飞琼剑划开了死者的肚皮,登时一股子恶臭登峰造极!所有人都往后“退避三舍”!

    要说,刚才的那群满肚子蜂蛆的死尸们,它们也被两条大狗开腔破肚来着,但是那些尸体的肚子划开后,并没有什么刺鼻的臭味,就是装满了蛆,黏糊糊一大片,也没有血液之类......所谓的恶心,都是来自于视觉效果。

    但是小雨现在解剖这具墨绿色的臭尸,则是视觉和嗅觉双重的冲击,这一般人谁也受不了!

    小雨看到,死者的腹腔之内,心肝肺肚,所有的器官都很齐全,只是墨绿恶臭罢了,又挑出了他的肝脏,切开后,并没有在里面发现“千疮百孔”的情况,沉吟思索片刻后,心里已经有了数。

    “王将军,你之前请的那些所谓的神医们,有没有解剖死尸?”小雨问道。

    王将军蹙眉说:“倒是有一位解剖了,发现肝脏并无异象,脾脏也不肥大,所以.....很难下结论。”

    “脑袋没有剖开吗?”小雨继续问。

    王将军点了点头:“没有!郎中也好,仵作也罢,好像没有解剖脑子的吧?”

    这王将军已经快被熏的不行了,说话都是憋音儿......他实在难以想象,这位仙尊的心理素质为何会这般的好?面对如此恶臭,竟然能坦然处之,意念强大的有些可怕!

    “仙尊,不可离这腐尸如此之近,万一传染上.....后果不堪设想!”王景仁好心的提醒道。

    小雨微微的点点头:“不怕,这并非什么传染病。”

    “不是传染病?”王将军一脸惊愕。

    “是的!”小雨补充说:“虽然不是传染病,但....比传染病更加麻烦!”

    周遭众人一听这话,全都面面相觑,惊恐骇然!但是和之前相比,他们的眼神中少了一丝绝望,因为最起码,仙尊好像发现病因了,只要能发现病因,就有能阻止厄运的希望!

    这古代的医术和现代不同,古代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望其气色,闻听声息,询问症状,然后是摸脉象。根据你的这些因素判断你的五脏六腑,全身百骸是否有毛病?然后再根据阴阳调和之理给你开方子,抓药。决然不会像现代这样,先是一套b超,ct,x光,核磁共振,化验血,然后才确诊,制定治疗方案。

    这也就让这群所谓神医们,根本发现不了“病灶”的位置,因为这种病的病灶,是在脑子里!且并不影响人的五脏六腑,还有全身的经脉!

    至于说解剖死尸,古代的医生是很少做的,这玩意很忌讳,基本都是交给仵作去做,而仵作.....往往也只是挑出肝脏来,看看是否中毒?再瞅瞅其他的脏器,看看有没有病变?极少会有人把头颅给剖开,查看里面的脑子是否有问题!

    这除了颅骨不好开启一方面的原因外,古代人也压根没把脑髓当成特别重要的脏器来看待,也就给了这种虫子钻空子的机会!让你从没发病的士兵身上,看不出啥来?也从尸体上找不到病因。

    而且,尸体“变质”的这般厉害,还有瘟疫的可能,胆子再大的仵作或者神医,也不敢像小雨这般的开颅开腔啊,那不是不要命了么?说实话,这也就是朱仙尊这般做,王将军敢站在跟前观摩,换做是在军营里,谁敢这么不要命的就站在“瘟尸”跟前.....看解剖啊!

    听闻说不是传染病,所有人紧张的弦儿才放松了许多,不然的话,大家闻了这么多臭气,都怕被团灭了!

    “司马兄,毁尸灭迹吧!”小雨吩咐道。

    司马阳早就忍无可忍了,直接一道火符甩了过去,“轰”的一家伙!把这个“臭虫”焚燃于烈焰之中!

    死尸虽然被焚毁了,但是.....那股子腥味儿依旧久久不散,就像是北方秋天踩死的“臭大姐”一样,一旦被踩爆了肚子,那臭味能让你整个楼道一下午都熏人!

    “仙尊啊,这.....既然不是传染病,为何说,比传染病还厉害啊,这从何说起啊?”王将军一脸懵逼的问。

    小雨长长的叹了口气,寻思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跟王将军解释,因为毕竟现代的知识跟古代人说,他们真的不一定能理解。

    “王将军,你有没有踩死过螳螂?在螳螂的肚子里,发没发现过类似的铁丝虫?”小雨问道。

    王将军一脸惊骇:“这.....谁都踩死过吧,那不是螳螂的肠子吗?这种虫豸生命力挺顽强的,肚子踩爆了,肠子依旧可以动。”

    小雨苦笑的微微叹了口气:“非也!非也!铁线虫归铁线虫,螳螂的肠子归螳螂的肠子,这二者不可混为一谈!我之所以说,这个病比传染病更麻烦,是因为,你和你的士兵们,现在脑子里可能都有这种虫,只是还没发作罢了!”

    此话一出,官兵全体都傻了,人们瑟瑟发抖,犹如被判了斩刑!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