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联联珍珠贯长丝 > 第二百三十九章 洗十头之余敷个面膜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封一颂点头:“毒虽然解了,但我的武功恢复不到之前那样了,卫禟其实也是在为我生气。”也是因为这样他才想把武功传授给魏子规,一是为了报恩,二是为了找个人传承衣钵。

    珍珠关心的道:“是不是身体没有恢复好,府里有很多药材,让魏子规去看看有没有适合你的。”

    封一颂知足道:“不用了,能活下就已经很好了。还让我找到了像驸马这样天资极佳的苗子,后继有人,上天待我不薄。”

    珍珠笑道:“他没那么好,是你教的好,名师出高徒嘛。”

    魏子规心想这夸的似乎是他吧,她帮他谦虚什么。

    封一颂道:“我也教过卫雍和卫禟,同样的招数,他们使出来,威力也就发挥六七成。”

    封一颂想起了卫雍,孝顺善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可阿岩有了他的孩子,他夹在两者之间,内心必定倍受煎熬。

    封一颂道:“晋京府么?我是该去问问卫成,几十年的情谊,他是如何狠得下心背叛所有人的信任。他有后悔么?”

    ……

    珍珠去了躺茅房,回来就看到魏子规对着婴儿床笑。

    笑容很迷人,只是似乎带了那么点点傻气,有点破坏他在她心里的形象:“你干嘛笑成这样。”

    魏子规竖起右手食指嘘了声,容玄和容妙在睡觉,而魏子规左手的食指正被容妙紧紧的握住。

    珍珠不太能理解,小声道:“就因为这,你笑成这样。”

    魏子规道:“这是她第一次主动的握住我的手,还挺有力。”他温情的抚了抚容妙的脸,“爹会记住今日的。”

    容妙把小手松开,魏子规有些惋惜,珍珠道:“你要不要把她第一次拉臭臭的日子也纪一下。”

    魏子规斜眼。

    珍珠心想对了,这才是她认识的魏子规,他刚才那样,她真的好怕他走火入魔。珍珠道:“少爷,帮我洗头。”

    魏子规提醒道:“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这是你自己说的。”

    珍珠道:“你知道晋城好相公这个头衔竞争得有多激烈么,你本是拔得头筹遥遥领先的,现在竟有被人迎头赶上的趋势了,你描眉不会,梳头不会,没点才艺傍身很快就要从第一的宝座上下来了。”

    魏子规无所谓道:“这种没用的虚名不要也罢。”

    怎么能这么没竞争意识。

    哀怨的眼神射向他。

    魏子规怀疑大侠、小子骗人加餐时使的招就是跟她学的。

    她继续哀怨的看,看到他不自在,没人能抵挡她这种凄美哀怨的眼神。

    倒数十秒,十、九、八……零。

    魏子规最后去叫人烧水了。

    珍珠心想果然,胜利的果实是属于她的。

    珍珠把簪子取了,头发放下,躺平,双手交叠在身前,做好享受他的服务的准备。

    魏子规把袖子卷起,拿水瓢舀了水淋到她头上,珍珠蹙眉:“水怎么这么烫,你想烫死我么。”

    魏子规加了些冷水。

    又是一瓢水淋到她头上,珍珠刁钻的:“怎么这么冷,冷水洗头对身体很不好,你存心让我着凉的是吧。”

    魏子规看出来了:“你故意的。”

    珍珠摇头晃脑的念道:“曾经的你就这样,如今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魏子规道:“我哪有这么讨厌。”

    不不不:“是更讨厌。”她还没刁钻到要求精确到水温几度,当然不是她不想,只是这个时代没有这样的技术条件支持她这样的刁钻。

    魏子规扔了水瓢,离开位置:“让丫鬟伺候你吧,这活我没本事接。”

    珍珠揪住他的衣服:“不逗你了。”把他哄回洗头工的位置上,“少爷,你要把洗发水均匀的涂抹到我每一根秀发上,轻轻的搓揉。你不是会点穴功夫么,力道汇聚到指尖,轻柔的给我按摩头部的穴位,我特别想体验一次武林高手给我洗头按摩,和普通人给我洗头按摩有什么不同。”

    魏子规道:“你还挺多要求。”

    这是在教他多一项技能:“我伺候你多,你伺候我少,这种机会我格外珍惜。”待她想想还有什么要求顺便提一提。

    魏子规道:“你就不怕我在你头颅上戳几个洞么。”

    怕什么,他练的又不是九阴白骨爪:“你难道想你的亲生骨肉陷入亲生母亲被亲生父亲亲手杀死的痛苦之中么,不是吧,你不是这种人吧。”她催促,“快点了,一会儿水真的凉了,又得烧。”

    魏子规把她头发全弄湿,拿了洗发水倒她头上,手指穿过她的头发,按摩头皮力道适中。

    真是太舒服了,珍珠拿来切好的黄瓜片敷脸,洗头之余敷个面膜,人生巅峰。

    魏子规问:“你隔几日就把黄瓜、豆腐放脸上,你是把自己的脸当盘子么。”

    珍珠尽量控制面部表情不要太大,免得黄瓜掉下来,她微启朱唇:“这是给我的脸补水用的,用完以后我的脸就会光滑细腻充满弹性,像剥壳的鸡蛋美美的。黄瓜、鸡蛋、绿豆都能做面膜,功效还不同。”

    晋城里的贵妇抹的都是珍珠粉面膜,她觉得有点奢侈,选的便宜廉价的普通食材。

    珍珠道:“是不是很有趣,人生就像面膜,你永远不知道下一次亲我脸的时候会亲到什么味的。”

    魏子规不知回什么了。

    珍珠从脸上拿下一片塞嘴里,还能边敷边吃:“少爷,来一片么?”

    魏子规道:“不必了,谢谢。”

    “砰。”屋外传来好大的声响,惊得珍珠坐起来,脸上的黄瓜片掉身上了。惊得大侠狂吠,容玄容妙大哭。珍珠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去哄孩子,魏子规找了干净的布帮她把头发包起来。

    魏子规开门唤了阿九,让他去看看声音从哪发出来的。

    阿九很快就回来了:“少爷,是隔壁安远将军府的墙倒了。安远将军奉诏回晋城述职,今日刚回来。”

    珍珠把两个小的安抚好了,听到阿九的话,墙倒和安远将军回来之间有什么关系么:“你不会告诉我这墙是被他的威严吓倒的吧。”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